医美行业非法行医后果,整治重拳挥向医美行业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医疗技术的进步,整形手术愈发流行,医疗美容行业近几年也呈上升趋势。因为打着可以不用开刀、恢复时间短的旗号,微整形变得越来越受青睐,上到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下到十几岁的年轻人,微整形也成为了一种不分年龄的时尚追求。但是微整手术,并不是所有人员都能操作,从业人员一定要有专业的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资格证书。然而,近一段时间,我们陆续接到举报线索称,我市不少医疗美容机构在无证的情况下从事非法行医活动。

家住市区的小刘2017年曾在位于海政路的“丽人坊”美容机构进行了永久性双眼皮切割术,当时丽人坊的负责人高某给小刘做的手术并声称,该手术是永久性的,不会反弹。然而时隔仅两年,小刘的双眼皮手术失败了,眼皮又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小刘说,她曾在2019年8月31日跟高某用微信和电话沟通过,后来被拉黑了,向有关部门求助,也迟迟未得到答复。为了一探究竟,我们跟小刘一起来到这家名叫丽人坊的美容机构。

在这家名叫丽人坊的美容机构,我们先后五次拨打过高某的电话,电话才被接通。几句推辞之后,电话再次被挂断。在采访中,记者环顾了这家所谓的丽人坊美容机构,里面环境设施简单,几张简单的理疗床、架子上简单的消毒工具,卫生状况着实堪忧。

小刘的母亲:“美容就是说就很简单,也很简陋 好像就有一个钩子,然后(高某)当时就是勾搭了孩子的双眼皮了,然后到时候拿着那个棉棒摁地,就是牙签那样划了一道线儿,也没有消毒,就是有一个棉棒和纱布。”

面对高某和店铺员工的推辞,我们决定跟随小刘及其母亲一起到丽人坊美容机构开设的二店进行咨询。没想到,一进二店的大门,刚刚还在电话里声称已经在济南出差的高某,竟然坐在二店的会客沙发上给顾客进行面诊。面对小刘及其母亲的询问,高某竟然面不改色说,一会她就要出发去济南。

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记者和小刘一起跟随高某去了二楼进行所谓的“检查”。丽人坊二店服务员:“你现在也能做双眼皮手术吗?这个不行,这个只有我们院长能做,她这20多年的经验,我们也没做过这方面儿的。”

短短几分钟的检查后,高某就“研究”出治疗方案,并声称她要给小刘再进行一次黏连手术。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该家店铺的墙面上挂着一张医疗机构依法执业信息公示台,上面显示持有执业资格证的一名叫王云婷的人,执业范围为江西省,但是实际上,在这家美容机构里实际从事整容操作的却是眼前的高某,并不是这个叫王云婷的人。

针对小刘以及该美容店的情况,记者拨通了卫生监督部门的工作电话,一位杨姓工作人员给予了答复。

医疗监管部门电话采访:

那时候她没有手续

那么现在有手续吗?现在这个高某凤她可以做吗?

她不可以做,但她可以联系病号,联系顾客 ,她不允许做 。

意思是她们做美容的这家店只有这个姓王的?

这个主要负责人可以做, 只有姓王那个可以做 ,还有一个护士 ,没有资质的不能做 ,不能做微整手术, 作为她这非法行医的行为,因为已经两年了, 不再做违法行为了 ,我们就不予追究, 因为这一阵儿我们有点儿忙 ,她也没有违法行为。

微信上,记者又以一名顾客的身份咨询高某,关于双眼皮手术的相关事宜,当问及是高某本人做还是普通店员做时,高某答复,预约她做手术需要先发100元红包。

我们从卫生监督部门了解到,丽人坊的资格证是在2019年7月份才完成的审批,他们曾经在2018年3月份,对于高某以及丽人坊无资质进行非法行医的行为进行了处罚,在随后的近一年半的时间里,高某及其美容机构一直不断拓展业务,违法进行医疗美容项目。

随后,我们又走访市区几家网上宣传比较火爆的美容机构,朋友圈各种各样的微整项目层出不穷。

电话采访:

海阳现在有证的只有童颜堂和丽人坊 ,其他的都没证, 但是两家都没有开展活动 ,未正式营业 ,其余的都是非法行医的,但是这两家的技术也不一定能保证。我们现在是有投诉举报的我们去查, 没有投诉举报的 ,我们就没办法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遇到非法行医的行为,如有意外发生,毁坏的不仅仅是容貌,还会有生命危险。但往往就有商家,为了扩大影响,还打着招收学员的旗号——只要交学费,人人可以做微整。

《医疗美容监督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

同时,由于微整形属于国家规定医疗美容的范畴,因此依据《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及《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机构与个人从事医疗类美容服务,必须分别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护士执业证书》等资质证明,以上证件缺少任何一项,均严禁开展医疗美容服务。

此外,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对选址有严格的要求,由于医疗美容广义上属于外科类医疗机构,所以对机构设置的卫生学及感染防控有明确的规定,同时由于手术存在一定风险,为了方便紧急状况的处置,医疗机构通常不会设置在高层建筑内,所以很多设置在居民楼、公寓或者写字楼内的“微整”会所,是明显的无证行医。(本台记者)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