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美尔整形是全国连锁吗,伊美尔整形总部在什么地方

文|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杨洁

8月3日晚间,医疗美容机构北京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伊美尔”)递交了招股书,欲冲刺港交所。医美是近年来的资本风口之一,成立近25年的伊美尔也是国内医美整形机构中的“老玩家”了。但是,和大众对医美行业的“暴利”认知不同,伊美尔却是一家“赚不到钱”的企业。根据招股书,它在2018年和2019年均处于亏损状态,直到2020年才终于实现了“扭亏为盈”,但净利润仅有3200万元,净利润率还不足4%。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伊美尔在2016年曾与投资和签下对赌协议,承诺在2021年1月前完成IPO。时至今日,伊美尔终于提交了招股书,但是对赌协议的失败却已成定局。

不赚钱的伊美尔,两次对赌协议失败

伊美尔创始人汪永安做过投资人,也当过记者,在1997年转型从事医美行业,创办了医美机构“红十字健翔整形医院 ”(后更名为“伊美尔健翔医院”)。汪永安也成为了民营医美机构中第一批先行者。伊美尔成立初期,国内消费者对医美整形的接受程度还不高,专业知识的普及度也很低,不少人对其是持抗拒态度的。为了扩大市场规模和知名度,有过媒体经验的汪永安为伊美尔提出了“人造美人”的概念,并策划了一场营销策划活动,推出了国内首例人造美女郝璐璐,并将手术过程曝光。此后,伊美尔在2006年借助明星李亚鹏创办嫣然天使基金一事,为其提供赞助,汪永安也一度出现在嫣然天使医院董事位置,将公司影响力扩大,并打入了娱乐圈市场。2011年,知名度扩大的伊美尔吸引了资本的关注,获得了2亿元投资,投资方为联想投资和天图资本。伊美尔得以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展市场。此后,伊美尔又先后引进了鼎晖维鑫、鼎晖维森、君联睿智、景鸿汇金、天津天图、深圳天图等机构投资。2016年11月,伊美尔在新三板挂牌,募资1000万元。但不到5个月,伊美尔便以“新三板交易流动性偏低,融资资源有限”为由终止挂牌。在挂牌新三板时,伊美尔的财报显示,公司在2015年营收达到6亿元,净利润却只有3000万元出头;广告宣传费用却高达1.2亿元,其中大部分用于在百度等搜索引擎投放广告。直至如今,伊美尔依然处于“不赚钱”状态。根据伊美尔最新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伊美尔的营收从6.61亿元上涨至8.11亿元,三年的经调整净利润则分别为-3.85亿元、-6.02亿元和0.32亿元。在连续亏损两年之后,伊美尔在2020年才实现盈利,但经调整净利润则只有3200万元,和2015年相比并没有提高。在2020年,伊美尔的毛利率为53.6%,但净利率却仅为不到4%。尽管医美概念近年来在资本市场上被“炒”得火热,但根据艾瑞数据显示,国内市场中超过80%都是私立医美机构,市场竞争激烈;其中头部连锁医美机构华韩整形、医美国际等的年营收也不超过10亿元。盈利能力不足,也导致机构的连锁化率非常低。根据招股书披露,伊美尔目前在北京、天津、青岛、西安分地仅拥有9家医疗美容机构,其中7家为医疗美容专科医院,2家为规模较小的医疗美容专科门诊。医美机构在整个医美产业链当中也处于弱势的地位,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及耗材设备等生产商具有更大的议价权。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原料生产与针剂生产商毛利率能够达到90%以上,平均净利率为30%,例如爱美客、华熙生物等,而中游的医美机构平均毛利率水平仅有50%,平均净利率为10%。在国内医疗美容机构中,获客成本是其运营成本和开支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美容机构的销售及营销开支通常占比达到25%-35%,而伊美尔也不能避免营销和获客成本过高的问题。根据招股书显示,伊美尔在2018年-2020年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99亿元、2.19亿元和1.88亿元。同期的销售费用率则分别为30.09%、29.67%和23.12%。在营销的拉动下,伊美尔的诊疗人数从2018年的23.34万上升至2020年的30.99万。其中,活跃客户(至少购买过一次医疗美容项目的用户)从2018年的7.05万人增加至2020年的8.7万人。值得关注的是,伊美尔之前曾经和公司股东之间有过两次对赌协议,但都以失败告终。2011年,伊美尔引入外部投资时,汪永安就曾承诺,如果伊美尔2011年净利润低于5000万元,则无偿向投资人转让伊美尔1.5%的股权。后续因为业绩未达到约定数额,汪永安将其持有的一定比例的股权补偿给了投资人。2016年,伊美尔又与华美福德、华泰瑞合等投资者签订了一份《股东协议》,承诺在2021年1月1日前完成IPO,否则回购投资人股权。目前,2021年已经过去大半,伊美尔尚未完成这一目标,输掉这一对赌协议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财税专家刘志耕向AI财经社表示,如若对赌协议条款被触发,根据协议上的赔偿方式和内容,可能引起公司实际控制人或控股股东回购股权、给予投资者现金赔偿的情况。针对以上问题,AI财经社联系伊美尔,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对此做出回应。在2021年提交招股书前,鼎晖投资、瑞胜顺联、愉悦资本等资本机构再次投资了伊美尔。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对AI财经社表示,医美是资本逐鹿的战场,伊美尔追求上市有必然性。同时他认为,医美整形如果专注于整形,并且拥有自己关键的技术、核心产品和价值服务,前景是非常可观的,并以此形成自己的行业地位,在整个产业链当中就会拥有话语权;但对于伊美尔而言,它是否能拥有独有的、有市场潜力的技术、产品和服务,还值得观察。

图/视觉中国

最受关注的注射诊疗,毛利率最低

伊美尔主要为消费者提供非手术诊疗和医疗美容手术诊疗两种业务。其中非手术诊疗的服务内容包括两类:一类是玻尿酸、肉毒素等注射诊疗;一类则是热玛吉、激光、射频等能量诊疗。手术诊疗则包括了吸脂、割双眼皮、丰胸、隆鼻等传统整形手术项目。伊美尔提出,医疗美容非手术诊疗相对更容易实现标准化和安全质量的可控性,具有可复制性。因此,该项业务是伊美尔的战略发展重点,也是其主要营收来源。2018年至2020年,非手术诊疗为伊美尔带来的收入,占其总营收比例都在70%以上。目前整形医美当中,受众对注射类医美项目接受程度更高,复购率也更高。打玻尿酸、注射水光针等项目成为了消费者普遍消费的项目。新氧发布的《2020中国女性医美消费趋势报告》指出,2020年,非手术类型的轻医美受到了消费者更多的欢迎,其中增速最快的是与护肤相关的医美项目,同比增长近四成,成为爆品。此外,用户对这类业务价格的接受程度也高。这类非手术诊疗相比于手术诊疗也更具有安全性,一位医美医生也表示,“轻医美能有效避免医疗事故,是其受到市场欢迎的重要原因。”再加上赶上了“颜值经济”风口,众多医美机构等都在布局注射类的医美项目赛道。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非手术类医美市场规模为545亿元,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增至798亿元。相比较而言,伊美尔手术型诊疗服务的毛利率为53%左右;在非手术诊疗服务中,注射美容诊疗的毛利率在48%左右;能量美容项目的毛利率则达到65%以上。从客单价来看,能量美容诊疗费用也从2018年的1040元上涨至1903元。但毛利率最低的注射美容诊疗,却是伊美尔接受诊疗人次数量最多、增长最快的项目,诊疗人次从2018年的11.04万人次增长到了2020年的16.39万人次。但注射美容诊疗的平均费用却呈现出下降趋势,从2018年的2986元下降至2020年的2158元。

(图片源于伊美尔官网)

医疗事故频发

美容整形诊疗项目风险较高,对于医生资质、手术环境等要求也更高,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将会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声誉和形象。而伊美尔尽管将非手术诊疗作为重点发展业务,也未能避免医疗事故的出现。伊美尔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都有医疗事故发生。据了解,仅青岛的伊美尔国宾整形外科医院近五年来就至少发生过6起医美事故。2018年,有消费者在伊美尔的青岛整形机构割双眼皮手术后出现了眼睛疲劳、偶发胀痛感等副作用,甚至还有消费者割双眼皮后出现“三眼皮”、打瘦脸针出现脸肿嘴歪等情况。2020年,据媒体报道,有消费者花费了4万多,在该院接受整形手术后,出现脸部、脖子长囊肿和疙瘩的情况。术后该消费者又花费了7000元做切除手术,院方仅提出可以无偿为该用户实施修复手术。此外,哈尔滨、沈阳、北京等地也曾被曝出医美事故。据媒体报道,有哈尔滨地区的消费者在伊美尔做完隆鼻手术后出现了鼻子扭曲成“S”形的情况,北京的消费者接受自体脂肪丰臀手术后出现了大腿被抽脂地方凹凸不平等情况。2021年2月,据报道,沈阳赵女士在沈阳的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做医美热玛吉项目,花费了近3万元。但后期脸上却烫出了水疱,经过医院检查治疗,该病症状为二度烫伤。天眼查APP显示,北京伊美尔涉及61项司法风险,6项法律诉讼案件;青岛伊美尔则涉及27项司法案件。天津伊美尔则曾因发布违法广告、利用网站发布含有违法内通的医疗广告、未经审查发布医疗广告等接受过6项行政处罚。目前,伊美尔也在降低手术诊疗服务在整体营收中的比重。根据招股书,手术服务诊疗营收占比已经从2018年的27%下降至2020年的22.8%。伊美尔提出要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医疗美容服务”,因此,据报道,伊美尔在消费者进行整形手术后也会对其“强烈安利”术后修复面膜。前述做热玛吉的用户就表示,做手术之前,医护人员就告知她,该面膜“150元一贴,如果你不买,高强的热度脸会受不了”,为此她不得不购买了面膜。据招股书透露,该面膜是伊美尔2019年10月开始销售的自有标签护肤品,此外还与华熙生物合作向客户提供定制化的透明质酸填充剂。伊美尔仍在努力提高盈利能力。但即使已实现扭亏为盈,其净利率也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同时医疗纠纷不断。伊美尔是否能够顺利登陆资本市场,还是个未知数。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