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工美容”公司,业务8亿,被资本抛弃。

“8亿生意经,却被资本抛弃。”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刘晓月

这年头,“容貌焦虑”的风正在席卷各个群体,上至花甲之年的大妈,下至十几岁的女孩,连00 后、大学生都成为医美界的主力军,甚至出现了不少“借网贷整容”的新闻。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老爷们儿也开始加入了医美浪潮。

在人们印象中,医美是一个充满暴利的行业,毕竟打一只玻尿酸就要几千元、做一次热玛吉就要上万元,各类双眼皮、隆鼻等医美手术更是高达几万几十万……. 那些为做医美氪金七位数的人也比比皆是。

然而,与人们认知相悖的是,医美机构却并不赚钱,近年来还加速被资本抛弃——甚至连医美界的鼻祖,也是如此!

近日,北京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伊美尔”)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失效,距去年8 月递表至今,已有6 个月的时间。

伊美尔,在业内被称为医美机构鼻祖,它的创办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以2020 年医疗美容服务收益计,伊美尔在中国北部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一,在中国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四。

然而虽然已经是老牌机构了,但迟迟没有拿到资本市场的入场券。这已经不是伊美尔第一次冲刺IPO 受阻,2016 年伊美尔就曾短暂挂牌新三板,但在四个月后却终止挂牌。2021 年向港交所发起冲击,然而又一次被打了回来。

时间再往前倒推,老牌机构艺星医美也是在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上市申请一年之后,因为迟迟未有进展,撤回了上市申请资料。除此之外,丽都整形、春天医美和柏荟医疗等也纷纷终止挂牌,从资本市场撤退。

即使是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医美企业,其股价表现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瑞丽医美作为第一家在香港IPO 上市的内地医美企业,其股价持续走低,从去年年中最高点1.05 港元/ 股,跌到现在的0.23 港元/ 股。另外,华韩整形也从去年7 月的67 元/ 股的最高点,跌到了现在的23.5 元/ 每股。

那么,看似暴利的医美机构,为啥日子混的不咋地呢?

靠“第一人造美女”出圈,蹭李亚鹏热点

说起这个伊美儿,也算是大有来头,其成立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创办者汪永安此前曾经当过记者,当过操盘手,还当过投资人,但后来却遭遇了创业惨败。一无所有的他来到了国外,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时他偶然发现一款可以让皮肤变透亮的激光强脉冲皮肤治疗仪。

商业嗅觉敏锐的汪永安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于是将这一设备引入国内,还将之命名为“光子嫩肤治疗仪”,一听就很高大上。

就这样,汪永安进入了医美行业,由他创立的伊美尔也成为国内较早的从事医美业务的私立医疗机构。

从设备到医院,一切准备就绪,但2003 年的一场“非典”让各类医美机构的生意一落千丈,为招徕顾客,作为曾经的传媒人,擅于捕捉热点的汪永安精心策划了“人造美女”营销活动。

伊美尔选择了一位名叫郝璐璐的24 岁女孩,为其做了全身各项整容手术,不仅包括面部的割双眼皮、隆鼻这些常见的整形,还包括隆胸、隆臀、吸脂、嫩肤等等,整个过程历经近200 天,耗资30 余万元。

由此,“中国第一人造美女”诞生,这引起了国内外的轩然大波,CNN (美国有线电视)全程跟踪拍摄,国内报道更是不计其数,仅中央电视台就有《社会记录》《实话实说》、等栏目相继进行了报道。

“中国第一人造美女”火了,“美女制造机”伊美尔也火了。据报道,为郝璐璐做手术的北京伊美尔健翔医院,从刚开张时一个月十几万元营业额,暴增至每天十几万元的营业额。

站稳脚跟后,伊美尔又找到了一个更大的“热点”——嫣然天使基金。尽管在伊美儿口中,这只关乎慈善,无关其他。

为了拿到嫣然天使基金的背书。他们还对李亚鹏开出了这样的条件:无论其他医院报价多少,伊美尔一律打八折;如果有一天基金会没钱了,只要伊美尔还在,就会继续做下去。

也许是后面的那句打动了李亚鹏,伊美尔最终实现了与嫣然天使的合作,成为了嫣然天使基金首家合作的民营医疗机构。

汪永安不愧是媒体人,营销牌打得是炉火纯青,借助一系列热点事件,伊美儿是一路攻城略地。据其官方介绍,在北京、天津、西安、济南、青岛等地区和国家拥有近三十家全资直营分支机构,每年为近20 余万名年收入在人民币30 万元以上的都市高收入白领女性提供各项医疗美容和健康管理服务。

客户20万,但为啥赚不到钱

事有两面性。浓墨重彩的营销手段,也意味着巨大的成本投入。2018 、2019 年,伊美尔销售费用率高达30% ,严重侵蚀了利润空间。另一老牌机构艺星医美也是如此,销售费用逐年攀升,3 年投入近7 亿。

对下需要氪金,对上游又受限,对于那些占据市场优势地位的原料、药品和医疗器材供应商等,这些中游机构其实是没啥议价能力的。所以看似很热闹,但其实赚不到多少钱。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头部医美服务机构在扣除职工薪酬、上游耗材成本、获客成本等费用后,净利润率仅为7% 。

从伊美尔情况来看,2018 年至2020 年的营收从6.61 亿元增加至8.11 亿元,但2018 年、2019 年分别录得亏损3850 万元和6000 万元,2020 年才刚刚突破盈亏平衡线,实现净利润3200 万元。从,从毛利率情况来看,2018 年至2020 年的毛利率分别仅为53.7% 、51.6% 和53.6% 。

这一点与有“医美茅”之称的爱美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作为玻尿酸供应的王者,2018-2020 年其毛利率分别为87.2% 、91.7% 及91.4%,2021 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更是高达92% 。

这其实恰恰反应了医美机构的战略定位偏移,作为一家医疗美容企业,硬核实力应该是手术方案,但近年来,伊美儿却加速在“轻医美”方向的布局,非手术类业务增长快速。2020 年这一项目占比超过75% ,剩下不到三成才是来自整形手术的营收。

这类项目的优势是短平快,还有“午餐美容”之说,因此消费人数多、消费频次高。但问题在于,轻医美项目的产品来自于供应商,伊美尔也就是扮演了个供应商与消费之间的“二道贩子”角色,不仅影响了他的利润,还制约了其在整合行业的发展主动权。

而对于真正的硬核手术业务,伊美尔却是投入不够,这将极大地制约他的市场扩张空间。截至2021 年3 月31 日,伊美尔拥有157 名医师执业,包括63 名主治医师、19 名副主任医师和6 名主任医师,且超过65% 为内部培养。这意味着未来较长的时间之内,伊美尔医美手术端上的增长将十分有限,轻医美项目服务的依赖程度会更高。

与数个女明星对簿公堂,赔偿医疗纠纷230万

前面我们说到,营销向来是伊美儿的重头戏,靠着人造美女”和与嫣然天使基金合作等让其成功出圈,但是之后的系列“明星效应”操作,却属于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

像杨颖、李小璐等女明星的照片,都被伊美儿擅自用到了各种各样的宣传文案中,比如《鼻子整形手术价格你知道多少 》《明星“撞脸”大盘点,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整容模板?》等此类营销号文章中。

这些女明星整没整容我们另说,但这么平白无敌地滥用人家肖像权牟利,让伊美尔吃了不少法律官司。

伊美儿的营销“翻车”还不仅如此,对于明星的伤害不过是侵犯肖像权之类,但对于被虚假夸大宣传欺骗而来的消费者,毁掉的就是真脸了。

招股书显示,2018 年到2021 年第一季度末,伊美尔经历了23 起医疗纠纷,为解决该等医疗纠纷支付的赔偿总金额为210 万元,其中2021 年第一季度赔偿30 万元。

我们搜罗各类媒体报道发现,全国各地的伊美儿机构都出现了各种奇葩的整容事故——比如哈尔滨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就曾出现有消费者在隆鼻手术后鼻子扭曲成“S ”形的新闻,还有消费者在这家医院割完双眼皮后双眼严重变形,左右眼留下8 处可见疤痕;

青岛伊美尔国宾整形外科医院有消费者在注射瘦脸针后出现两眼翻白、浑身抽搐、晕厥40 分钟等情况,而最离谱的一次有消费者在手术过程中发现院方未经本人同意便滥用药物……

“医美届鼻祖”伊美儿尚且如此,我们可以相见,整个行业的水有多混了。

结语

毫无疑问,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医美行业是一个潜力无限的朝阳产业。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 年-2020 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由501 亿元增长至1795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4% 左右。

巨大的市场规模吸引着众多的玩家参与,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我国共有超过4 万家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医美相关企业。其中,有限责任公司占比超过63% ,个体工商户占比约为30% 。

但金钱所在之处,也是乱象频出之处。光从2015 年到2020 年的5 年时间里,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就增长了近14 倍,虚假宣传、非法行医更是突出问题。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在全部9 万多的医美机构中,合法合规医美机构估计可能不到1.1 万家,而且有数据显示,在“黑医美”市场中,有90% 的医美从业者就是“黑医生”,由此产生众多的医疗安全事故,“求美者”反而变成了“毁容者”。

近年来,国家已经重拳出击,对这一行业大力整治。如八部委联合印发《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医美未来监管从速从严是大势所趋。

但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通过监管治理行业乱象,更重要的是通过社会教育重塑人们的审美观念。

参考资料:

灵猫财经:医美的故事里,伊美尔难有前途

市届:“ 中国第一人造美女” 公司上市,碰瓷杨颖、李小璐,只年赚800 万

数观齐鲁:医美界“造势王者”伊美尔,败走IPO 对赌之后“危机重重”?

野马财经:伊美尔8 亿整形生意经曝光:肉毒、水光最赚钱,曾被杨颖、李小璐告上法庭

市值榜单:医美鼻祖伊美尔为什么不赚钱?

猎云网: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