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这个词到底有多值钱?医院起诉41家整形机构商标假冒,获利近2000万元。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幸雯雯 周立

“不务正业”的上市公司很多,有炒股亏16亿的云南白药(000538.SZ)、炒币浮盈近4亿的美图公司(01357.HK)、卖房“回血”的广聚能源(000096.SZ)……殊不知,也有公司靠商标赚了不少钱。

将“商标”玩得出神入化的便是新三板挂牌公司华美牙科(833269.NQ)。

不过,华美牙科经营并不顺利,挂牌后出现多年亏损。而与此同时,同样使用“华美”作为企业字号的医美机构在全国不断壮大,多达数十家。为了维护正当权益及利益,拥有商标权的华美牙科因此走上打假之路。

华美牙科。图片来源:华美牙科官微

真假华美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96年,口腔医学专业出身的荣长根在都江堰创办华美牙科诊所。

巧合的是,同在四川省内,使用“华美”作为企业字号的还有另一人。

据媒体报道,1998年,从事民营医疗行业的吴建伟在成都西安南路的华西医院内部承包科室进行经营,创办四川华美整形美容门诊(下称“四川华美”),很快他又开设了重庆医学会华美整形美容门诊(下称“重庆华美”),成为民营医疗美容行业的开创者。

吴建伟埋头经营,陆续在广州、上海、南宁、昆明等各地开设华美医美分支机构。虽说2004年他退出了华美医院的经营,但华美医院继续在全国各地“开枝散叶”。

据时代财经了解,当时,吴建伟将四川华美、重庆华美、广州华美等医院转让出去。同时,不少四川华美、重庆华美的原有员工纷纷到全国各地自行开办医疗美容机构,沿用“华美”作为企业字号。其中就有2002年进入重庆华美工作的许建宗(化名)。

6月21日,许建宗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2003年离开重庆华美后,他继续从事医美行业。出于情怀,许建宗沿用“华美”字号,先后开设了湛江华美整形美容医院(以下简称“湛江华美”)、太原华美整形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太原华美”)、海南华美医学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海南华美”)、佛山华美整形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佛山华美”)4家医美机构。

根据天眼查信息,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全国范围内仍存续的含有“华美”企业字号的医美整形的公司和门诊部有65家,除了一线城市,在河南新乡、合肥蚌埠、安徽毫州等非一二线城市也有华美医院的身影。

2004年加入广州华美,目前担任公司经理的何键(化名)日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医美界,“华美”二字耳熟能详,很多小老板会在一些小地方开华美医院,想蹭“华美”这个沉淀了二十多年的品牌的名声。

广州华美。时代财经摄

相较之下,荣长根更有法律意识。不仅使用“华美”作为企业字号,2000年,华美牙科抢先申请注册了“华美”图文商标和“华美”文字商标,并分别于2001年和2005年获准注册,注册有限期限分别至2031年和2025年。

在这期间,华美牙科也在不断壮大。2011年1月6日,华美牙科前身成都星华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华美”)成立,荣长根被选举为法人、执行董事及公司经理。

为消除同业竞争、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华美牙科公转书显示,2014年起,星华美(2015年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成华华美、青羊华美、郫县华美等10家口腔医疗服务相关机构,形成集义齿加工,口腔医疗器械采购、销售及医疗服务为一体的口腔医疗产业链。

2015年9月10日,华美牙科顺利在新三板挂牌。作为“西南上市牙科第一股”,华美牙科在业内影响力不小。上市不久后的2015年11月27日,上述两个商标转让给了华美牙科。

一边是全国数十家家华美医院建立起来的“连锁医美集团”,一边是在川渝地区名声不小的新三板上市公司,但拥有商标权的华美牙科,自然成为名副其实的“真华美”。

商标授权获利千万

华美牙科或许没料到,手上的“华美”商标是一把“金钥匙”,为其打开了财富大门。

重庆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渝民终316号)显示,2014年3月28日,荣长根控股的都江堰华美牙科门诊部与金华华美美容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华华美”)签订《商标独家使用许可合同》,许可使用费为1150万元。

不过,2016年10月21日,华美牙科与金华华美就此签订了《终止协议》。虽然这单大买卖告吹了,但随后华美牙科通过起诉全国各地的“假华美”,打开了另一扇财富大门。

2017年,华美牙科以“侵犯商标权”等为由起诉了上海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美”)、重庆华美整形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华美”)和广州华美,并对每家华美提出了300万元的赔偿金额。

不过,重庆高级人民法院认为重庆华美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酌定重庆华美赔偿华美牙科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万元。同年,上海华美被判赔偿15万元。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意见。图片来源: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渝民终316

而广州华美拿到的“剧本”与重庆华美和上海华美不同。在长达两年的官司拉锯战后,广州华美决定花钱解决纠纷。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1)苏08民初896号)显示,2019年1月18日,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于签订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合同约定广州华美在广东省范围内“医院、整形外科”服务项目上排他使用华美商标及相近似商标,期限至2028年12月31日,许可使用费600万元。

对于抢先注册华美商标,何键认为是正常商业行为。“就算华美牙科没有注册,也会有别人注册。只能说人家这个意识比较早,应该的,就像投资经常会说的一句话‘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嘛。”何键对时代财经说。

与广州华美情况相似,2019年,被华美牙科起诉的株洲华美整形美容有限公司(下称“株洲华美”),原本被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停止对华美牙科“华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及向其赔偿15万元。

然而,2020年1月20日与株洲华美与华美牙科签订《和解协议》,可在“医院(限于整形医院/医疗美容医院,不包括牙科医院、口腔医院)、整形外科、头发移植”服务项目上排他使用“华美”商标至2029年12月31日,许可使用费为55万元。

公开的判决书还显示,2019年3月28日,洛阳华美爱星医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与华美牙科签署内容相近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商标许可使用费同样为600万元。

另外,2020年8月13日,合肥华美整形外科医院有限公司也与华美牙科签订为期5年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费用分别是20万元/年。

综上,在与4家华美医院的商标授权上,华美牙科合计获得1355万元。

积极开启打假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签订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中,还体现了双方存在另一层利益捆绑。

上述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还约定,华美牙科授权广州华美对广东省范围内整形机构/医疗美容机构侵害“华美”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与华美牙科共同提起诉讼、主张权利,案件赔偿款扣除成本后双方按照30%、40%分配,其余30%作为律师费。

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协议内容。图片来源: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1)苏 08 民初 896 号

对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曾在相关判决书中表示,该内容反映出600万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并非完全依据商标的商誉和知名度确定,而是考虑有其他利益因素。

图片来源: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20)赣民终369号

而自达成商标许可使用协议后,华美牙科不再“单打独斗”,在广东省内与广州华美一同踏上了“打假”之路。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起,华美牙科就其他在整形美容领域的华美医院的侵害商标权纠纷、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等,共起诉了全国41家华美医院,涉及新疆、山东、湖南、广西、广东等多个省份。

据天眼查信息、公开判决文书及受访者提供的判决书,各地法院判决各家华美医院承担的赔偿金额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广州华美在整形美容领域有实际使用“华美”商标,一定程度上使得广东省内的华美医院赔偿金额较高。

公开判决书显示,东莞东城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下称“东莞华美”)、湛江华美、佛山华美、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和汕头市华美美容有限公司(下称“汕头华美”)分别被判赔偿115万元、100万元、75万元和50万元,其他地区的华美医院赔偿金额为4万元-20万元不等。

华美牙科与多家华美医院商标纠纷案件判决金额。数据来源:天眼查信息、公开判决文书及受访者提供的判决书。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

其中,按目前已经生效的判决书,华美牙科和广州华美可从东莞华美和汕头华美获得合计165万元赔偿款,按照协议内容,华美牙科可获66万元、广州华美可获49.5万元。

另外,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若各地法院已作出判决书均生效,且按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的协议规定,华美牙科由此得到的赔偿金额共419万元。

而关于诉讼赔偿款,华美牙科只有在2021年年报中披露了,金额为53.12万元。

维权被质疑

事实上,华美牙科的确合法拥有“华美”商标权。

何键认为,注册商标是正常商业行为,而打官司首先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他认为商标权对公司影响很大,“第一位是名誉权的问题,我不能拿你的名字去做一些事情,即使那些事情不影响你的利益,但是可能会损害你的名声,有潜在风险。”

作为被告方、四家华美医院的负责人,许建宗对此并不认同。“它(华美牙科)看大家华美都做起来了,而且它本身经营又不太好,就想通过这个(商标)去搞一笔钱,然后到处起诉。”

许建宗告诉时代财经,其经营的公司跟华美牙科在地理位置上相隔较远,对其日常经营没有多大影响,“其实它是做牙科的,客户不可能在佛山看牙科,又跑到四川那边去看牙科,这是不现实的。”

许建宗开设的佛山华美一审被判75万元、湛江华美一审被判100万元,并且企业名称变更;但同样是其开设的太原华美和海南华美,法院判决均认为企业名称不需要变更,赔偿金额均为8万元。

许建宗认为,广东省内法院对成都华美牙科提交的证据,以及对广州华美2019年1月18日商标许可使用之前侵权商标使用行为的证据,存在不当采信,使得广东省内的判决与广东省外的判决差距很大。

目前,太原华美案件经过了山西省高院的终审判决,许建宗因此赔了8万元。而广东省内的佛山华美、湛江华美全部在上诉阶段,广东省高院尚在审理过程中。

作为多家全国华美机构诉讼的代理人、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书保在案件答辩意见时认为,全国华美医疗美容机构历经二十多年经营发展,已经积累了较高的商誉,此种商誉的积累在实践中主要还是靠各家华美医美机构自身经营的努力,而不是靠案涉商标的影响力。

孙书保还表示,法律评价有其稳定性、公平性和相对性,不能因为享有商标权而长期怠于行使,以致影响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

“华美牙科期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对商标使用行为坐视不管,在华美医美机构投入巨额资金和努力创造不菲经营业绩和市场知名度后再主张权利,显然是为了攫取更大的商业利益,在法理上缺乏正当性和公平性,构成权利滥用。”6月23日,孙书保向时代财经表示。

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及发送邮件至华美牙科,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靠卖商标和打假赚钱?

作为西南口腔医院龙头,华美牙科在川渝地区有一定的名气。

“三六九医彩网”发布《2021中国口腔医疗机构TOP20》榜单显示,其与通策医疗(600763.SH)、美维口腔、瑞尔齿科等口腔医疗机构一同入选,排名15。其官网显示,在川渝地区有44家门店。

不过,华美牙科挂牌后经营并不顺利,6年中出现4年亏损。

挂牌后第一年,华美牙科便由盈转亏,并连续三年亏损,2016年-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60.92万元、-1203.61万元和-196.84万元。

华美牙科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该年亏损主要因为新增加的医疗机构处于成长期,盈利能力较差,并且已有成熟医疗机构人力成本增加。而由于公司经营规模处于快速扩展阶段,人员投入增多,华美牙科在2018持续亏损。

而依靠商标授权,华美牙科在2019年成功“回血”。

根据时代财经获得的华美牙科与洛阳华美于2019年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双方约定,洛阳华美分别在2019年4月5日及2019年5月8日,向华美牙科支付20万元和180万元。

此外,同年,华美牙科与广州华美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广州华美在合同生效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华美牙科支付300万元,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向华美牙科支付余款300万元。

也就是说,在2019年,华美牙科单单从两家华美医院获得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就高达800万元。

再加上参股公司的商标品牌使用费,2019年华美牙科牙科品牌管理类收入显著增加,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牙科品牌管理收入为909.27万元,占营业收入7.28%,同比大增1717.65%。

华美牙科2019年品牌管理类收入情况。图片来源:华美牙科2019年年报

这一年,华美牙科也扭亏为盈,实现归母净利润3368.59万元,也是目前为止突破千万利润的唯一一年。而上述的品牌管理类收入就占利润的27%,接近三成。

同时,根据华美牙科年报,2018年和2019年,华美牙科作为原告/申请人的诉讼仲裁累计金额占期末净资产的比例一直未到10%。而由于积极在全国“巡回”打假,2020年起,华美牙科诉讼、仲裁事项涉及的累计金额占净资产比例大幅攀升。

年报显示,2020年及2021年,华美牙科报告期内其诉讼或仲裁累计金额分别达1160万元、1650万元,分别占占期末净资产比例为22.57%、39.08%。短短一年时间,增加了490万元,涨幅高达42.2%。

目前,华美牙科仍在积极“打假”。天眼查显示,7月25日,华美牙科与张正新、王慧、王宝凤、张岚、刘美玲有关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即将开庭。

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华美牙科起诉各地华美医美机构侵害商标权情况。数据来源:天眼查。时代财经制图。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