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拟打造医美之都,成都是医美之都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石恩泽

家在福州的王女士脸上敷着厚厚的一层白色药物,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坐在等候区等待护士的叫号。在她身边还有7、8位女性,她们都抱着让自己变得更美的心,等待着医生在她们脸上施加“魔法”。

这是深圳一家医美机构内的场景。这样的场面已是深圳医美机构的常态。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日期间,深圳的医美门诊部每天都汇聚上百号等待变美的顾客。在“她时代”崛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爱美者加入整形的队列,而通过医美手段让人快速改变外观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一线城市,深圳不仅满足本地顾客的需求,还虹吸了周边二三线城市众多客户来此进行医美消费。深圳美莱医疗美容医院一位医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们医院平日接收了不少周边城市的顾客,甚至有人为了变美,主动来该院当客服,以便拿到整形手术的内部员工价,一旦完成手术就辞职。

深圳在医美领域的“虹吸效应”已经得到了当地政府重视。4月26日,深圳市商务局牵头起草的《深圳市关于加快商贸高质量发展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内文中有一句话引人注目,“深圳要培育‘美丽经济’新赛道的领先企业,打造国际知名‘医美之都’”。

深圳缺什么?

拥有近600家医美机构的成都是国内医美领域重镇,一直在致力于打造“医美之都”。而新近才喊出这一口号的深圳,如何与之竞争?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走访了深圳多家医美机构,采访了超过10位业内人士。对于深圳的优势何在这一问题,业内人士均认为,深圳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消费力和客流量。

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间,深圳均是医美消费大城,医美市场消费规模位居全国前5名。其中2019年医美消费增速尤其明显,同比增长超196%。2020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深圳的医美消费规模依然稳居全国第4位。

深圳赫思医疗美容门诊部的联合创始人柳建东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今年五一期间,他所在的诊所6间手术房开足马力,每天要做约40台手术。他还透露,该医院假日期间接受的大部分顾客都是从内地其他城市打“飞的”远道而来的。

“客人选择深圳的原因,是相信一线城市的医生技术是最好的、手术设备是最新的。这就是一线城市自带的光环。”在柳建东看来,医美产业在深圳还是一个朝阳产业,自2017年以来,深圳整形医院的数量翻了不止一番,未来医美行业在深圳预计还有两到三倍的增长空间。

除了客流量大以外,深圳的另一个优势是医美消费力不小,这主要得益于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相关数据显示,深圳常住人口的平均年龄仅32.5岁,而年轻人对于医美的接受程度普遍更高。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发布的《2020女性医美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医美消费人群中,95后占比超过40.4%,远高于90后28.25%和80后19.68%的占比。

然而,也有医生对深圳能否成为“医美之都”持怀疑态度。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生、广东省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孙中生在听闻深圳要打造“医美之都”后,反问道:“不是已经有一个成都了吗?”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早在2017年就提出了“医美之都”这一概念,并于2018年出台了更为细致的《成都医疗美容产业发展规划(2018-2030年)》。对比成都,深圳空缺了4年的时光。

不仅如此,不像北京有八大处整形医院,上海有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成都有华西医院整形外科,深圳在医美技术人才储备方面并没有明显优势。加之深圳医美市场里,约九成由民营连锁机构主导,公立医院在医美市场上长期缺位。这就导致深圳医美医生的流动性非常高,医生之间的水平参差不齐,同时也为医美乱象埋下了隐患。

一个例子是,由于缺少“国家队”医院的带头作用,以及深圳市整形美容行业协会并没出台相关的指导价格,目前深圳各大医美机构对于项目的定价仅靠行业自律,但新加入的连锁医美机构往往会通过超低价进行引流。而这不仅会搅乱深圳医美市场,还给了非法机构可趁之机,用低价引诱消费者上钩,最终严重扰乱行业内的健康生态。

想重回“顶流”的罗湖

除了在人才储备、明确的指导价格有所欠缺外,纵观深圳大大小小的医美机构,目前还存在地理上分布过散的情况,尚未形成一个成规模的医美聚集地。

但有近半数的采访对象都认为,目前罗湖区是深圳最具备做医美产业的区域,可谓是深圳医美的希望之光。在医美机构从业者眼中,深圳本土的“老六家”一枚机构(富华、福华、阳光、鹏程、非凡、曙光)几乎都起源于罗湖。

值得一提的是,在深圳众多区里,罗湖对医美产业也最为渴望的。在罗湖区此前出台的“十四五”规划中,已经明确将发展医美产业明明白白地写入了规划中,提出要将“罗湖-文锦渡-莲塘口岸经济带”打造成为集旅游消费、跨境消费、医美消费于一体的消费集聚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曹钟雄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美产业与罗湖的定位非常匹配,医美消费是罗湖打造国际消费服务核心区的一个重要抓手,如果罗湖能借此进行产业升级,有望把口岸经济带以及东门商圈全都盘活。”

实际上,罗湖在上世纪80年代因背靠香港特区,一度是深圳各大商圈的顶流。公开资料显示,东门商圈曾是罗湖黄金地段上最闪亮的商业核心,每天往来的客流量在30万至50万区间,年营业额在当时便高达50亿元,可谓是寸土寸金,风光一时无两。

但在深圳一步步朝着科技之城进行产业升级跃进时,往昔繁荣的罗湖慢慢变成了深圳人眼中的“新关外”。

不仅是该区的“十四五”规划,从近期大力引入长沙网红“超级文和友”来看,罗湖不遮掩自己想重振老牌商圈的雄风,重回“顶流”的目标。

然而,近几年来追求高服务品质的的医美机构们,都会优先考虑环境相对更好的南山和福田。一位在福田区开医美诊所老板私下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因为罗湖区的商圈火得比较早,所以配套设施都比较陈旧老化,在那里开医美诊所会导致项目比较难开出高价。所以近年来深圳的医美机构,目前大多会优先选择在福田和南山开店。”

如此看来,罗湖正在面临着产业转型的瓶颈期。由于商业环境没有南山和福田好,罗湖不少医美诊室只能选择折价促销,但这样做却招来了一批非法工作室乘虚而入,进一步搅乱罗湖的医美市场。

对此,深圳福华医疗美容医院客服总监孙佳妍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部分非法诊所的乱象确实非常影响消费者对一个区域医美实力的综合印象。“有些客户被非法机构整坏了,不仅会说机构不好,甚至还会说那个地方的医美技术不行。可能因为一家非法机构的恶名,把整个商圈的名誉都毁了。”

轻医美之城

对于深圳究竟应该如何建设“医美之都”,接受采访的医生们都在积极地为深圳支招。有多位医生不约而同提出了“轻医美之城”这个定位。所谓轻医美是指通过光电、注射等非手术类项目进行医疗美容。

“由于归属于非手术类医美项目,轻医美具有恢复期短、频次高等特点,非常适合深圳这样有消费实力且生活节奏快的城市。”孙中生说。

近年来,轻医美已成为了医美项目中的一个全新的赛道。据国金证券研报,2015-2019年全国非手术类项目复合年均增长率为24.6%,高于手术类项目。

对于“轻医美”的崛起,深圳富华微整技术院长侯浪称,今年以来她感受到的一个明显的行业趋势是:手术类项目的数量在缩减,而轻医美类项目的数量在急速上升。“我认识好多位外科医生近期都打算转型做轻医美,轻医美将会是未来医美行业的大趋势。”

同时,侯浪还指出,深圳的消费者也变得更加克制和理性了。她接触的不少顾客正在从早年间紧盯手术转变为优先考虑用轻医美解决烦恼,“外科手术项目往往一刀下去之后产生的影响是永久性的,而轻医美的大多项目是可修复的。”

但也有医生认为“轻医美之城”这一定位过于片面。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技术副院长高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深圳偏向于去做相对轻松的东西,而忽略联合产业的力量去提升医生的外科手术技术,深圳医美产业今后甚至会被海南等其他省市赶超。她认为,深圳理应重创新,花费更多心思在产业顶层设计上,例如在经营模式上进行创新。

“实际上,对于深圳政府来说,轻医美和重创新这两个方向并不绝对冲突,关键还要看未来深圳在对医美产业的政策引导上有多大的决心。”高静说。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