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看小故事,给我看一下故事

就在他这么一直看着芳池那平静的一举一动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 这让芳池一惊,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封威虽然手上开始拿手机,却也知道,芳池的心里这是在想什么。 当一个人的心里搁了一粒砂,那么,这个砂会一直在那里硌得她生疼,而杨雪就是她心里的那颗砂,有一点点动作,她心里那颗砂就会直来越大起来。 他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对芳池说:公司里的。 于是他站起来到窗边去打电话。 芳池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那个一脸平静的自己。 她躲在外面这几天,象个鸵鸟一样,避开这一切,以为可以让自己想清楚,可是,这些东西哪里是象平时要处理的事情一样,只要有条理地做,就可以将一切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封威打完电话,对芳池说:我要去公司一趟,有些事情要去处理。 芳池没有理会,她躺到床上,只想睡觉。 封威站在床边,俯下身去,想亲一亲她的脸,可是芳池将脸侧向一边去,并且背过身去,将后背和后脑勺对着他。 封威站在那里,苦笑笑,只要她回来就好,以后让时间来平息一切吧。 芳池一直躺在床上,妍妍回来的时候,她也没有起来,她不知道要怎么调整自己来面对生活里的一切。 妍妍走进房间,摸了摸她的头说:妈妈,你不舒服吗? 芳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脸色有点苍白,的确象生病了。 随后进来的她的外婆也过来了,问芳池:去哪里出差了?你那个工作不是不出差的么?那天走的时候也没有对我们说一声。 说完这一串问话,她才看到芳池的脸色不好。 她也象妍妍那样用手来试她的额头,说:病了?出差太累?还是坐飞机不舒服? 芳池说:不是,可能就是这几天出差去的地方太多了,有点累,我躺一躺就好了。 妍妍体贴地说:那我和外婆出去,你躺着休息。 她外婆说:我去倒点热水给你喝一点,可能你会舒服一点。 芳池说:我不想喝水,就想躺着睡一会儿。 妍妍拉着她外婆的手说:我们出去吧,让我妈妈自己睡会儿。 于是爷孙两出去了。 封妍在外面的时候还说:我还没见过我妈生病过呢,这一生病躺在那里看上去真可怜。 她外婆说:是啊,我来给你妈妈熬点稀粥,让她吃了再睡觉。 芳池听着爷孙两个隔着门在外面说话,房间里一片安静,她静静地闭上眼睛。 封威在外面的时候又给杨雪打了个电话,追踪她打胎的事情。 外面的一切解决后,家里的只要慢慢来哄着就好了。如果外面的不解决,家里也安定不了。 可是在他今天打电话给杨雪的时候,杨雪却说还没有去医院。 封威听了开始暴怒,她引爆了一棵炸弹,可是现在竟然还将那个炸弹留着,她想干什么? 他严厉地对杨雪说:明天就去打掉! 杨雪哭了:我舍不得,它都这么大了,医生说它长得很好,胎心音很强。 可是这些在封威听了只觉得心里发麻,这不是他需要的,这颗胎儿如果还存在,他和芳池就怎么也好不了了。 于是他再一次对杨雪说:我明天陪你去医院。 这次,他一定要亲自看着杨雪将这颗种子打掉,才能放下心来。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才发现芳池将自己的东西搬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将主卧留给了他。 他默默接受了,如果芳池需要时间来原谅她,他就给她时间,只要最后的结果她能原谅他就行。 而妍妍对于他们这样一人一个房感觉奇怪,她的父母从来都很好,从来没有分开睡过。于是她晚上跑去问她爸爸,封威说:我做了一件错事,你妈妈说要慢慢原谅我,所以,她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睡了。 妍妍吃惊地问:你做了什么错事? 封威说: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问。你先不要告诉你外公外婆他们。 妍妍说:他们知道你和我妈妈分房睡,他们也会问你的呀。 封威烦恼地挠挠头,对妍妍说:如果你外婆他们问你,你就那么对他们说好了,他们再问具体的,你说你也不知道。 妍妍还想问清楚一点,是什么事情严重到她爸爸妈妈竟然分房睡了,可是看自己爸爸一副不想说的样子,只好作罢。 第二天晚上她和她外婆说:外婆,你看到我爸爸妈妈昨晚各睡一个房了吗? 这也是她外婆关注的,她早晨问过芳池,芳池什么都不说。 于是她问妍妍:你爸爸对你说什么了? 妍妍说:我爸爸说他做了一个错事,要我妈妈慢慢原谅他,所以,他们先分开睡。 她说起来轻轻松松的,可是她外婆就开始想很多事情了。 芳池一向是一个不容易生气的人,这次说是出差,她有点感觉这个差出得莫名其妙,而且这一出差回来就生病了,还和封威分房睡了。 而封威说是由于他做了一件错事,所以要芳池慢慢原谅他。 女人的联想力一向都是很强的。她年纪已大,可是也是打年轻时过来的。 晚上,她在睡觉的时候对妍妍的外公说:你说这次芳池出差是不是出得很奇怪?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出过差,而且那在说出差的早晨也没有跟我们说要出差,也没有打包出差的衣服什么的,就是象平常那样出门了,然后就是几天不回来,手机也关机,这一回来就躺在床上,脸色也不好,话也不多说,这一回来就和封威分房睡,封威又说是因为他做了错事所以芳池没有原谅他,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封威在外面有了什么情况,所以,那天说芳池出差的那天,其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芳池一直瞒着我们。 女人对这种事情一向是敏感的,周月娇知道芳池,一般的事情她是一会生气并且象现在这个样子的,而如果排除一般的事情,那就是在封威身上出现了那种男女问题了。 王成刚听她这一说,也觉得有道理。 周月娇说:不行,我要找芳池问个明白,她不能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想,越想越烦恼。 王成刚说:我改天也问问封威。 周月娇说:你说他要真在外面做了对不起芳池的事情,他能对你坦白吗? 王成刚说:你也问问芳池,我问问封威,总之,要看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月娇说:这封威每次回来在家里呆的时候,也都是老老实实的每天回来啊,要不是不是他出差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以前就说过,一个大男人老在外面出差,是容易出事的,在外面那么长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 王成刚默不做声。 他这个女婿本事是不错的,可是本事不错,长得不错,又经常出差,这在外面有什么状况,那他们还真的不容易知道。 两人想到这里,就有点长吁短叹起来。 年轻的时候男女相配,感情也好,可是这年头一长的,男人的心就容易飞起来,那时候,可不是他们在家里的这一堆老的小的能帮着芳池抓得回来的。 封威第二天果然就亲自去接了杨雪去医院了,还是那个福华医院,现在反正芳池也知道这件事情了,他现在只要处理好这件事情就行,以后怎样就看他表现了。 杨雪现在就这么辞了职,又面临要去打胎,封威给她准备了一个卡,里面有一笔钱,这算是她打胎,辞职,并且跟了他这么久的安置费吧。 他已经决定了,杨雪打完胎后,他也不在外面玩了,以后一心求得芳池原谅,一家人好生过日子。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