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起诉美容院,北京美缇案件

陈先生(化名)今年56岁,在今年8月的这份执行谈话笔录上,陈先生曾这样说:“目前有十颗钉子还在牙床上,没法处理。”

两年前,陈先生在北京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进行牙体种植,没想到种牙是痛苦的开始。陈先生说: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把牙种歪了,且难以修复,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陈先生将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告上朝阳法院,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医院方赔偿陈先生诊疗费、利息等共计50余万元,但到现在仅仅偿还了3万。

9月3日上午十点,朝阳法院的执行法官来到北京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强制执行。前台空无一人,相关负责人也没有出现。执行法官决定,先到财务室查看公司账目。

据了解,北京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在朝阳法院有五六十起在执案件,涉及医疗赔偿、员工工资等。

刘某,是此前公司的负责人,现在该公司声称,刘某已经辞职了,所以没人管这事儿了。

在财务室,执行法官找到了两个付款二维码,其中一张二维码是个人账户。

就在执行法官进一步了解该公司经营状况时,一位蓝衣男子出现在执行现场,此人自称是公司的新法务,负责解决此事。这名男子告诉执行法官,公司的钱都被辞职的刘某侵吞了,公司现在没钱缴纳执行款。

这份刑事报案书写道,该公司三名员工涉嫌职务侵占,三人分别是辞职的刘某、李某,以及一名叫小雪的出纳。

这位公司法务不断强调公司经营困难。

执行法官决定先查封部分设备,就在这时,楼道里有人大声叫着小雪。经核实,执行法官确认,该女子就是该公司报案称涉嫌职务侵占的出纳小雪。小雪承认,她每天都来上班,并没有像法务所说的辞职了。

种种迹象表明,小雪对刑事报案一无所知。在听到自己被公司举报涉嫌职务侵占后,女孩当时懵了。至此,执行法官确认,北京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有限责任公司报假警、利用刑事报案逃避法院执行。

随后,朝阳法院冻结了北京囿凯艾医疗美容医院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个人银行账户,同时,对该公司逃避执行的行为做出罚款30万元的处罚决定。

执行法官表示:法院将会对该公司银行流水进行进一步调查。我们栏目会继续关注此案的进展。

记者:王竞 摄像:徐光

来源: 法治进行时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