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究竟长啥样,鞋拔子脸还是国字脸,朱元璋画像鞋拔子脸

01

外表,事自古以来都十分受到人们关注的一件事,现在的人关注人的外貌,无非就是一个人好不好看,帅不帅,漂不漂亮之类的,但是古人对样貌的关注,除了好看以外,还关注一种称之为“异相”的外表。

这里的“异”并不是单纯的指怪异,也指“奇异”、“神异”,对于古人来说,拥有“异相”的人一般都不是凡人,比如刘邦脚上黑痣,项羽、仓颉的重瞳,周文王的四个乳头等等,都是“异相”的代表产物。、

02

而同样作为再造中华的帝王的朱元璋,自然也不可避免具有一些特殊异相,出生之时火光满室,成长过程中遇到一些奇闻轶事都是小事,最为神奇的是在后来朱元璋样貌的构建之中,朱元璋逐渐的演变出了两副面孔,一副面孔是比较和蔼的正气浩然的形象,另一副面孔则是奇特的“鞋拔子脸”,而正是这个奇特的“鞋拔子脸”,使朱元璋的长相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一方面很多人坚信这才是朱元璋的真实面貌,其他样貌是明朝政府对朱元璋刻意的美化,另一方面很多“明粉”坚定的认为这个“鞋拔子脸”是满清对于朱元璋刻意的丑化,因此痛骂满清,那么朱元璋为何会有两副模样,其中一副样子为何会这么奇特?这副样貌是如何产生的?真正的朱元璋长什么样子?鞋拔子脸真的是满清对朱元璋刻意的丑化吗?

03

首先根据清修《明史》来看,朱元璋的确有一副奇特的样貌,当时郭子兴在濠州起义,朱元璋前去投奔,被守卫认为是元朝间谍逮捕,压到郭子兴面前,郭子兴“奇其状貌”亲自给他松绑,并且收入帐下,还将老友的女儿嫁给了他。

但是根据朱元璋本人回忆当年从军之时的事迹,他并没有被郭子兴召见,也没有郭子兴看到他的样貌的事,他当时被抓入大牢关了很久才被放出来,被收入帐下做了一名普通的步兵,在从战一个多月以后,大概是因为表现特别优异,被提拔为了亲兵,期间并没有郭子兴“奇其状貌”的情况。

“遂决入濠城,以壬辰闰三月初一日至,城门守者不由分诉,执而欲斩之。良久得释,被收为步卒。入伍几两月余,为亲兵。”——《御制纪梦》

04

并且一开始郭子兴决定嫁女也并不是因为样貌,按照《滁阳王庙碑》的记载,当时郭子兴的妻子张氏认为朱元璋“举止异常”,也就是说朱元璋的才能超于常人,所以才让郭子兴嫁女。

但是到了清人毛奇龄的《胜朝彤史拾遗记》中记载就变成了张氏认为朱元璋有“异相非常”,所以劝说郭子兴嫁女。由这些史料推论我们可以得知,所谓朱元璋因为“状貌奇异”被直接提拔为亲兵是假的,朱元璋本人的自述和最早的原始史料都和这一情况记载不符合,关于状貌奇异而被提拔成亲兵和嫁女的事件,应该是后来史料在传播中出现了多层次变化的原因。

那么朱元璋的异相之说究竟是从哪里发源的呢?

很明显不是洪武年间,因为朱元璋本人并没有说过类似的事件。根据考证这一说法可能最早出自永乐时期,由著名文臣解缙所著的《天潢玉碟》记载朱元璋样貌奇异被相士看到而躲避,后来朱棣隆重的修建了孝陵圣德碑,特别刻画了朱元璋的外表是“龙髯长郁,然项上奇骨隐起至顶,威仪天表,望之如神”,奇骨凸起从脖子到顶,确实可说是“神异”了。

05

在永乐朝编写《明太祖实录》时,更是多处都有对于朱元璋各种神异的外貌描写,比如“上稍长,姿貌雄杰,志意廓然,独居沉念,人莫能测”,而《明史》综合《明太祖实录》和孝陵石碑的说法,形成了“姿貌雄杰,奇骨贯顶,志意廓然,人莫能测”的外貌描写。

当然了,朱棣这样用力的刻画老爹的外貌描述并非是随意为之,而是特地以“相术”作为参考依据,因此在《明太祖实录》中参杂着许多相术师对于相貌与“天命”、“富贵”之间的联系的描写。

06

那么为什么朱棣要这么特别的刻画朱元璋的“天生异象”与“拥有天命”之间的深度联系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朱棣本身得国不正,他打着靖难的旗号夺取了帝位,但是篡位始终不具备合法性,于是朱棣通过重修《明太祖实录》重塑自身合法性,再加上朱棣本人在发迹的过程中,也得到了相士的帮助,比如袁珙等人就宣扬朱棣是太平天子,因为朱棣“龙行虎步,日角插天”,由此神异的外貌可以得出朱棣必然是太平天子的结论,为此塑造朱元璋的神异之貌,对于朱棣来说就是为了达成巩固自己统治的目的。

相术师们对于外貌和天命之间合法性的塑造,成为了朱棣努力去给朱元璋“整形”以此证明自己统治合法的重要原因。朱棣最信任的相术师则莫过于袁珙、袁忠彻父子,因此给朱元璋“整形”的任务也落到了这两个人手上。

07

为此袁忠彻特地写了一本《古今识鉴》特意叙述了道人张中专程不远万里来为朱元璋看相的事情,张中描述朱元璋的外貌是“明公状貌非常,龙瞳凤目,天地相朝,五岳俱附,日月丽天,辅骨插鬓,声音洪亮,贵不可言。”头上长角,奇骨贯顶,按照相术师的说法,这奇骨乃是人皇伏羲的“伏羲骨”,被视作古代的帝王之相。

什么龙行虎步,姿貌雄杰都是对外表的泛泛而谈,不是什么细致的描写,但是奇骨则是朱元璋样貌中最细致的外貌描写,但这属于是相术师的外貌理论,不见得就确实就有所谓的奇骨。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形貌描写对后人影响颇深。明代中晚期文人的作品著作中,凡是涉及明太祖朱元璋的外貌描写的,基本都离不开“奇骨贯顶”这一说法,可见当时朱元璋有奇骨的说法已经广泛传播并为人所接受了,朱元璋“鞋拔子脸”的这一异相在明代中晚期就传播甚广,自然也就谈不上满清抹黑。

08

民国时期著名收藏家赵汝珍在著作《古董辩疑》中提到“朱元璋传世之御容有二,一为温文儒雅、五官端正者,一为雄豪奇伟、深目长颊者。二者均常见之,南薰殿各代帝王像,二像均有之。数年前南京明孝陵之享堂尚同时供此二像。明太祖亦同常人,绝不能有二像,是其中必有一伪,惟孰真孰伪,前人未有纪录,凭空推想亦难确定。但以理推之,当以深目长颊者为真,盖此像迹近侮辱,含有朱猪之意,若非真像,在专制时代无人敢为之,况其子孙又奉祀之,其必为真像,盖可知也。”

但这个推论结果基本不可信,清末时期供奉南薰殿的哪里还是朱家子孙,论据是错的,结果自然也就也就错了。对于这副鞋拔子脸画像,通常的说法有三个:

一种说法是朱元璋喜欢微服私访民间,害怕被别人认出来,所以故意画了伪像,避免被人认出来,这种说法出自明末遗民谈迁。

第二种说法出自清初人宋起凤,按照他的记载,这是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宣威异域而画的伪像。

第三种说法也是说朱元璋故意作伪像,希望通过异相的号召力凝聚人心,称霸天下。

09

这些说法都认为是朱元璋故意给自己作伪像,虽说古人画像固然会给自己渲染一些神异的特征,但大多是追求面貌相似的情况下再去刻画,并且画像要好看,朱元璋的鞋拔子脸丑陋不堪,说是朱元璋自己所作,恐怕不符合事实。

而野史笔记传说中有着大量描述朱元璋残忍凶狠嗜杀的记载,这些记载无疑影响了后世人朱元璋在心目中的形象,因此才给他画了一副这种刻意丑化的画像,这种推测应该更接近真相。

综上所述,朱棣给朱元璋神异相貌描述使得朱元璋的“异相”广泛传播为人所知,而明朝中晚期野史笔记对于朱元璋残忍嗜杀的刻画无疑影响了朱元璋的“异相”演变,最终出现了不符合正常样貌的丑化的“鞋拔子脸”画像。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