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历史上民族大迁徙的遗迹,20%的欧骨是亚洲血统?

序言

人类的起源一直以来都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在科学技术日益完善的今天,DNA测祖技术已经非常的成熟,人为头骨改造就是在婴孩阶段的头形尚未成熟时,以外力改变头壳的形状,在许多古文化出现过,包括 5 世纪时的欧洲。这个 2018 年的论文,以古代 DNA 的分析方法,研究同一地点,有无头骨改造的遗骸,彼此间遗传上是否有差异,来测定DNF的来源。

民族迁徙史及其起源

日耳曼民族的大迁徙,是始于西元三七五年,因匈奴逼迫,黑海北岸的哥德族渡过多瑙河大举南迁,定居罗马帝国领域内的茅西亚(Mocsia),至各民族相继的大规模迁徙为止,才告一段落。

最后的入侵者为伦巴族,在六世纪末整顿义大利的统治体系。然而,此说始终是从入侵罗马帝国的观点来分期,事实上日耳曼各族的移动,自西元二世纪以来,才相继盛行,依据罗马方面零星史料的记载,日耳曼人以牛马拖拉满载家当的车子,携家带眷的迁徙。

他们的军队辗转移动,一旦遇敌,即以车辆围成圆阵,将妻子和家畜置于中央,勇敢的奋战,初期迁移的状况似乎就是如此的情景。然而,不可与此相提并论的,是八世纪以后到十二世纪之「第二次民族大迁徙」。北日耳曼各族,亦即诺曼人的移居海上,虽然同样是大迁徙,但是由于其历史条件和环境的不同,依惯例特别将其称为维京人(Viking)的活跃。

可是,此次民族迁徙的起因,由于史料匮乏,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诸如北欧气候突变说、贵族间政治斗争说、生产力与人口增加不均衡说等等,这些原因之中究竟何者引发连锁性反应,产生如此複杂的情况,任何一个学说都无法给予完善的说明。

总之,自泰西塔斯的记录起三百年之间,由于遗留的史料极少,所以对日耳曼世界内部的具体变化全然不知。然而,由结果观察,移动集团并非如同昔日的零星小国,代之而起的乃是几个大部族或种族。部族的形成,大体而言可能是在二世纪中叶至四世纪之间,逐渐演变的结果。

由推断得知,它可能是在迁徙时因征服、臣服、结盟和其他複雉的原因所造成,所以部族的组成分子除了许多零星小国外,有时包含异族在内。这种情形以哥德族中的奄蔡人(即阿兰A1an)为首,由混入大草原地带纷杂的异族和少敷的匈奴人可得知,异族哥德族的兵制和战术自然会发生极大的影响。

如是大部族得以渐趋统一,无疑地具有支配者或以王族为中心的政治、军事统冶格外强化的意义。依据推测,在统一的过程中,打破了昔日阶级名分制度,藉军功或其它个人力量的新贵族兴起,传统的人民会议也由于以军事领袖为中心的土兵集会而受到重视。

换言之,也就是酋长髓国家的分崩和统率王族化等的实质有了转变。东哥德辉煌的王族阿马尔家族(Amal),乃是利用新贵族的势力,将古代零星小国的传统复兴为新部族国家的实例。而出身于小部落酋长的法兰克梅罗文加王朝,也是将酋长制的国家,统一为法兰克新王制部族国家的一个最佳例子。

2019年,一份来自德国科学院的DNF研究报告表示,欧洲人的亚洲祖源很有可能就是起源于日耳曼民族的大迁徙时期。

20%的亚洲血统的举证

进入这个研究以前,我们先把尺度放大一点。一度称霸欧洲,无比强盛的罗马帝国在 5 世纪末崩溃,那段前后数百年期间,欧洲发生了「民族大迁徙」,据说一大堆人群跑来跑去(许多被称作「蛮族(barbarian)」),造成技术、文化、情慾大流动,搞得天翻地覆。

取样地点

到底什麽是「民族大迁徙」?当时人群的遗传变化,其实处处都是不明之处。古代遗传学,即将把黑手伸进这个年代。这个论文的研究对象,来自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生活于 5 世纪后期到 6 世纪早期的古人。策略是针对相对短暂的一个世代,定序大量古代基因组,深入探讨同一时期时,族群内的遗传组成。

论文依照头形,把样本分成 3 种:没整形、有整形、不确定有没有整形。确定整形的 9 个死人头骨,都是成年女生;不确定的是 4 女 1 男,没整形则是 13 女 9 男。论文指出,不论脑袋有没有变形,墓葬看不太出差异。

由左至右:有整形、不确定有没有整形、没整形。

遗传就不是了!没整形的所有人,除了 2 位女生之外,遗传上都和现代的德国族群很像。相对的,有整形的女生,不但遗传和没整形的人明显有别,而且彼此间也都有差异(不是形容词,是真的每个人,遗传组成都不一样!)

现在的德国,遗传上可以视为北中欧族群。埋骨巴伐利亚的所有人,每个人都有北中欧祖源,唯二例外是那两位没整形,血缘又不同的女生,她们都配备将近 100% 「南欧祖源」(以意大利的托斯卡尼为代表);另一位不确定的女生,则是一半南欧祖源。

有整形的女生,每个人都同时配备北中欧,加上南欧祖源,只是大家比例都不一样,南欧祖源介于 10% 到 70%。和现代欧洲各地族群比较的话,她们比较接近东南欧族群,也就是希腊、土耳其的安那托利亚一带(爱琴地区)。

其中有一位最特殊,她配备约 20% 的「东亚」祖源。考量到那个时代,来自草原的匈人等族群大举进入欧洲,虽然(本论文发表时)仍不清楚匈人的 DNA,不过可以推测,匈人应该是欧亚草原与欧洲东缘族群,情慾交流的产物,因此这位女生的东亚祖源,不需要直接来自东亚,可能是由欧洲附近输入。(匈人英文是 Huns,有位有名的领导阿提拉,和中原外头那个「匈奴人」没有直接关系,不过其他古代遗传学发现,两者血缘间确实有些间接的渊源)

另一方面,论文还定序一位 6 世纪西伯利亚的格皮德人(Gepid)基因组,他也配备差不多比例的东亚祖源,可见上述推论有道理。另一点小发现是,一位 3 世纪,慕尼黑的罗马士兵,基因组由南欧与过半的伊比利祖源组成,不过当地三百年后,却连一丝伊比利祖源也不存在。

话说回来,所谓的「南欧」祖源有点奇怪,因为一位 3 世纪的克里米亚人,也配备超过 90% 的南欧祖源。所以这边用于比较的南欧祖源,较类似欧洲南部与周围地带,不见得是意大利。

尽管细节有些疑问,不过 6 世纪的巴伐利亚,脑袋有整形没整形,在遗传上的差异十分清楚。整形者一律在遗传上与本地不同,很可能是小时候在家乡改造脑袋,长大后才搬家过来的女生。她们或许来自东南欧,外貌也与本地人不同-本地人大部分是金髮、碧眼、没整形;整形的女生则是一对棕眼珠,髮色有棕也有金。

论文推论,头部整形的女生,或许是作为外来配偶,促进双方间的交流合作;不过 DNA 当然无法告诉我们详情。然而整体看来,她们人数很少,就算有些情慾流动,对本地族群的遗传影响,后来应该也不太大。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女生移民来自东南欧,而非有匈人的草原方向,或许可以作为探讨文化如何交流的线索。

结语

在今天,欧洲人的DNF里有亚洲祖源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其实很多野史都对中亚和欧洲的血统融合有过记载,在成吉思汗去世之后,他的黄金家族的子子孙孙们在整个欧洲大陆和亚洲大陆上横冲直撞,他们像匈奴人一样一波又一波的输出把整个欧洲打得震颤,其余子孙也在中亚及东欧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汗国。从地缘上来看,这样的地理位置是绝对会导致不同民族之间的血统融合的。

在建立政权之后,下一步就是通婚并繁衍生息,根据部分史料记载,俄国的几个沙皇里面,最初的几个都具有成吉思汗家族的直系血统,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民族融合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发展上都是利大于弊的,在古代的各个朝代里,那些民族融合的地区往往纷争更少,而且从基因学上说,民族融合有利于繁衍更健康的后代。

有些尚未被考证的科学研究表明,种族多元化这也将使得国家可以将国内的DNF基因进行加密,使敌方更难取得国家的完整基因图谱,并使他们针对国家的人种基因的攻击手段无效化。当然这种理论似乎显得有些荒诞,但从侧面也能看出民族融合确实是具有优势的。

现在有些欧洲人自诩民族血统纯正,其实只要打开人类DNA的编年表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世界上还有任何民族没有经历过融合时期吗?

參考资料:

《The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human populations in Europe》

《The Simons Genome Diversity Project: 300 genomes from 142 perse populations.》

《The Beaker phenomenon and the genomic transformation of northwest Europe.》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