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美尔医疗,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

作者:小溪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人人都说医美是一个暴利行业,然而,行业内却有一家头部企业亏损多年,直到近期方盈利,这着实令人诧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美尔曾打造“第一人造美女”引发行业轰动2021年8月3日,深交所官网显示,北京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股份公司(下称“伊美尔”)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于主板挂牌上市,海通国际为其独家保荐人。然而招股书显示,2020年,有超过28万人次购买了伊美尔的轻医美项目,每次诊疗的平均费用约为2177元。同年,伊美尔医疗美容手术的诊疗人次为2.4万人,每次诊疗的平均费用为7198元。2018年至2020年,伊美尔的收益分别为6.61亿元、7.39亿元、8.11亿元,利润分别为-1.00亿元、-1.18亿元、828.6万元。也就是说,直到2020年,伊美尔才摘掉亏损的帽子。这与蒸蒸日上的行业及同行的暴利格格不入。伊美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中国医疗美容服务市场总收益由2016年的776亿元增至2020年的1176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1.0%,并预计将由2021年的1353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278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9.7%。按照2019年总收益计算,中国是第二大医疗美容服务市场。以2020年医疗美容服务收益计,此次拟港股IPO的伊美尔在中国北部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一,在中国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四。可以说,伊美尔见证了医美行业在中国的发展。伊美尔的历史可以从1997年讲起。彼时,受外来文化影响,中国整形市场需求喷发,在此背景下伊美尔创始人汪永安创立了伊美尔前身北京中恒健,进入医疗美容服务市场。汪永安创业之初主要是做医美相关设备的租赁、销售和代理生意,并与公立医院相关科室联合经营。然而2000年合作办医限制政策的出台,使得汪永安的联合经营生意遭到重创。不过,汪永安当时得知美国有一种可以治疗皮肤病并兼具美肤功效的设备,而该设备正在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进行大量临床试验。汪永安嗅到了商机专程赴日考察,并于2001年将该设备引进国内起名为“光子嫩肤仪”。好景不长,2003年伊美尔再度遭受考验。受SARS病毒暴发影响,出门频次和消费减少再加上多数人对于医美不了解使得中国医美需求停滞不前。为了宣传整容效果并推广业务,伊美尔策划并发起“美人制造工程”活动,而该活动背后的策划者就是毕业于新闻专业曾做过4年记者的汪永安。经过除眼袋、隆鼻子、吸脂提臀等十几项整形手术后,“国内第一整形美女”郝璐璐横空出世,郝璐璐的示范效应在国内掀起一股整形热潮。制造轰动话题的伊美尔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天眼查APP显示,在上市前,伊美尔共进行过3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天图投资、君联资本、鼎晖投资、愉悦资本等。行业暴利然而伊美尔却不赚钱医美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个收费高昂的暴利行业,随便一个项目动辄花费上万元,让多数人望而却步。GPLP犀牛财经查阅上市医美企业的招股书发现,事实的确如此。以玻尿酸企业华熙生物(688363.SH)为例,该公司玻尿酸针剂产品制造成本为15元/支,出厂价格为103.67元/支,毛利率高达85.49%,而市场单价少则上千元。此外,上市公司爱美客(300896.SZ)、昊海生科(688366.SH)的毛利率也均在70%到90%之间。超高的毛利率吸引了多家企业跨界布局。上市企业奥园美谷(000615.SZ)就转型为医美公司。其总裁胡冉表示,医美行业前景好,目前国内渗透率较发达国家还有3-5倍的空间,行业规模在扩大,奥园美谷正在医美上中下游进行布局。不过,热闹属于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的服务商的,处于医美行业中游的伊美尔直到2020年才盈利828.6万元,2018-2019年分别亏损1.00亿元、1.18亿元。此外,伊美尔毛利率虽然由2019年的51.6%升至2020年的53.6%,但与产业链上游爱美客92.17%的毛利率相比,伊美尔的毛利率简直小巫见大巫。伊美尔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且毛利率较低或与其业务构成及员工成本高企有关。伊美尔超七成收入来自医疗美容非手术服务的轻医美项目。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轻医美业务收入分别为4.51亿元、5.17亿元、6.00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2%、69.9%、73.9%,其中,注射美容诊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近五成。注射美容诊疗、能量美容诊疗等非手术类轻医美项目虽为伊美尔带来收入,但上述业务客单价均较低。不过轻医美项目虽然客单价较低,但市场规模可观。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2020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由501亿元增长至1795亿元,年化增长率为24%左右。同时,轻医美逐渐成为医美市场的主要增量,预计到2026年,中国轻医美市场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在员工成本方面,2018年至2020年,伊尔美员工成本总额分别为2.76亿元、3.41亿元、3.35亿元,分别占总收益的41.7%、46.2%、41.3%。而该公司的员工成本包括计入销售成本、销售及营销费用及一般行政费用的有关开支。在上下游夹缝中生存的伊美尔,想要持续盈利还要做出更多努力。医美头部企业却涉多起医疗纠纷安全性是医美消费者最为看重的方面,但GPLP犀牛财经发现,尽管是医美行业的头部企业,伊尔美却存在多起医疗纠纷,还曾因发布违规医疗广告遭处罚。这颇令人尴尬。招股书显示,伊美尔共存在23起医疗纠纷,其中10起纠纷导致经济赔偿,合计赔偿金额达21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至2020年,伊美尔还因发布违规医疗广告受到8次行政处罚。伊美尔表示,违规行为发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相关医疗美容机构的销售及营销人员对有关法律法规缺乏了解,未能及时获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或违反医疗广告的内容或形式要求进行激进的营销活动。伊美尔还称,由于上述事件,其收到一次行政警告,共支付了43万元的罚款。此外,2020年11月4日至2020年12月10日,伊尔美旗下天津医院提供医疗美容手术服务执照被暂扣。医疗事故频发不仅是伊美尔的问题也是整个医美行业存在的普遍问题。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全国医美从业者在10万人以上,但合法医师占比仅为28%。此外,医美药剂的假货率也居高不下。央视新闻曾报道称,2019年中国流通的医美针剂中正品率只有33.3%,每3支水光针中就有2支是假货。医疗从业人员不专业,医疗用品假货横行,这些乱象若得不到整改,消费者对医美行业的信任度将难以提升,整个医美赛道的企业都将受到影响。(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