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古国是夏朝,河南发现河洛古国

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地都有中国人的身影。

众多定居在海外的中国人,追根溯源的时候,都喜欢称自己为“河洛郎”、强调自己“根在河洛”。

提到河洛,自然能想到河图洛书,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神探狄仁杰2》里面的情节:

武则天上位时,有“河图洛书”的预言作舆论支持,而根据剧情,我们知道了这只不过是袁天罡所制作出来的一出把戏。

作为掌握着武则天内最核心机密的人,最后肯定要被清洗掉。

这袁天罡也不是好惹的,他结党营私、图谋不轨,创建了蛇灵这样一个庞大组织,被内卫侦知。

武则天正好欲以此为由处死袁天罡,这个时候袁天罡就亮出了河洛神异的王牌,他告诉武则天据他推算十年后将有一场轶事发生,可能对武则天的帝位造成影响。

这也唬住了武则天,袁天罡留住了一条性命。

因为以前几次袁天罡已经证明了他不是浪得虚名,武则天深信不疑,她打心底里相信了,只有依靠袁天罡才能度过这个劫数。

可是,那种象征预言的图书为什么会与“河洛”联系起来,海外华人为何称自己为“河洛郎”呢?

为什么说“根在河洛”

河洛首先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的是位于黄河与洛河交汇流域的地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以洛阳为中心的中原腹地。

黄帝擒杀蚩尤,打败炎帝,在河洛建都立国,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所以产生在河洛地区的区域性文化,以“河图”、“洛书”为标志。

由于河图洛书还在《周易》之前,所以是华夏文明的“根”,将之与预言联系起来,显得非常有权威,几乎不容人质疑。

河洛地区也因此成了古代王朝建都的首选之地。

我国进入阶级社会时,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就在洛阳一带立国,之后又有数个朝代在这里建都。

西周初期,在中国建立了第一个大型的公路网,洛阳就是其中心,“其直如矢,无远不达”。后来的隋唐大运河上,洛阳地区更是帆影相连。

洛阳在历史上相当长的时期内是道路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是我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除此之外,洛阳钟灵毓秀,人文荟萃。

华夏文化,以诸子百家为主,经过大浪淘沙,集众家所长的儒家与道家脱颖而出,并在汉末魏晋,迎接了佛教的传入,形成了儒释道三教并立的局面。

儒学渊源于洛阳,孔子入周问礼于老子;老子执史写经,写下《道德经》;佛学初传于洛阳,白马寺成祖庭释源。

可以说,儒学宗于洛、道学源于洛、佛学传于洛。

东汉经学、魏晋玄学、北宋洛学,均是从洛阳开始进而风靡全国。

四大发明、张衡的地动仪、马钧的龙骨水车,均是在洛阳完成的,这些先进科技流播四方,成为改变世界的动力之一。

洛阳太学作为中国最早的高等学府,一度拥有学生3万余人,诸生横巷,成为一大奇观。

汉末三国的诸位英才都曾经在洛阳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曹操早年在洛阳求学,具备了深厚的古文学功底,才能够在建立不朽事功之外,写下《观沧海》等不朽名篇。

那些文化上的高门大族诞生于洛阳,为魏晋风流的到来提前做了准备。

《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等,均是洛阳史学的鸿篇巨著。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金谷二十四友、李白、杜甫、白居易,均在洛阳写下了他们华美的诗篇。

中华民族的文明叠压在古老的河洛大地之上,使得河洛文化在源远流长之外,变得博大精深,成了华夏文明的主流文化。

北宋的时候,濂洛关学成为当时儒学发展的典型代表。以二程为核心的洛学,把儒学思想推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并为朱熹的总结奠定了基础。

“程朱理学”对道家和佛家的思想进行了创造性的吸收,很快成为官方正统哲学,统治元明清思想界数百年。

可以说河洛文化在文学、史学、哲学层面都有很大成就,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人又特别注重文化传承,所以海外的炎黄子孙都称呼自己为“河洛郎”,体现的一种不忘根本的精神。

河洛古国:最早的中国

不仅在文献上,考古上最早的中国——“二里头遗址”也坐落在这河洛地区。

许宏先生认为,这一带的遗址反映的历史时期,有可能是早商,也可能是晚夏。

按照许宏先生的说法,中国的历史除了文献,能够在考古上得到实证的,时间有3800多年。

也就是说华夏5000年历史中最早的1000多年得不到实证,夏朝刚好在最早的1000多年中。

尤其是杨宽先生写了《说夏》一文,他在文中认为“夏史为周人辗转演变而成”,是彻底否定夏代及夏史的存在;

然而,最近的一条考古新闻给我们5000年历史提供了突破性的证据!

5月7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河南郑州公布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

双槐树遗址位于伊洛汇流入黄河处的河南巩义河洛镇,目前确认其是距今53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专家建议命名为“河洛古国”。

在双槐树遗址的中心居址区内,有用九个陶罐摆放成北斗星形状的天文遗迹。

北斗九星遗迹有政治礼仪功能,主人借此神化自己,表达自己是呼应天上中心的地下王者,也表明当时人们已经具有相对成熟的“天象授时观”,用以观察节气、指导农业。

北斗九星天文遗迹所处的中心居址区可以简单理解为贵族居住的区域,在居址区的南部,围墙与北部内壕合围形成了一个半月形结构,尤其是围墙东端的造型,非常特殊,这是中国最早瓮城的雏形。

瓮城是古代城市的主要防御设施之一,通常是在城门外或内侧修建的半圆形或方形的护门小城。

河洛古国的中心居址区已有典型的瓮城建筑结构,可见居住者非同一般。这里发现有4排大型房址,房址之间有巷道相通,其中最大的一个房子面积达220平方米,即使放到今天看也属于豪宅。摆成北斗星形状的九个陶罐就是在这所房子前面的门廊发现的。

在北斗九星遗迹上端,北极附近——古人认为北极是天的中心,还有一头首向南并朝着门道的完整麋鹿骨架。

麋鹿在古人眼里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古代有天子冬至祭天的传统,大部分鹿类在夏天脱角,只有麋鹿在冬至脱角,所以统治者把麋鹿脱角视为吉祥的象征,并把麋鹿与一年最重要的节气冬至关联。

此外,道教有“三蹻”的说法,指龙虎鹿三神兽,它们是帮助神巫上天的桥。有人认为,麋鹿也应有鹿蹻的意思。

可以想象这样一个5000多年前的画面:九个陶罐和麋鹿都埋在地下,当房子建成后,居住的主人日常活动时,就仿佛骑在麋鹿身上,向诸部落氏族表达自己才是呼应天上中心的地下王者。

这应该是一位有地位并且谙习巫术和天文的古国首领,以这种方式设计自己的居室实际是在神化自己。

北斗九星天文遗迹的发现,表明5000多年前的“北斗”崇拜是当时仰韶先民的最高信仰之一。其中一颗如今已看不到的星,很可能是景星,即超新星。

《河图》记载:“黄帝治,景星见于北斗也。”也就是说,在北斗附近出现景星的时候是黄帝治理天下的繁盛时代。

这九个陶罐,有可能记录了一次超新星爆发,目前相关研究还在进行中,如果情况属实,将是对世界天文学史的巨大贡献。

河洛古国还发现了国宝级的文物——中国最早的骨质蚕雕艺术品。

牙雕家蚕

它与青台遗址等周边同时期遗址出土的迄今最早丝绸实物一起,实证了5300年前后黄河中游地区的先民们已经养蚕缫丝。

驯化野蚕,种植桑树,再了解蚕的生活习性,结合之前的遗迹代表的高度城市聚落的雏形,5300年前的中国已经具有了高度文明,那距今4000多年的夏朝毫无疑问是存在的。

河洛古国发现的意义

河洛古国的发现,不仅证明了夏朝的存在,还肯定了中原地区在夏朝以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具有了中心地位。

从远古到北宋,河洛文化的产生、传播、传承,体现的是作为华夏主流地位的河洛文化的厚重性,以及开放性。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洛文化经过十三个朝代的升华,传播到全国各地和海外,影响历史发展数千年。

这不仅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和骄傲,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值得称道、值得深入探讨的一个重大课题。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