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整容乱象调查:免费整容的肖像权?女大学生身陷样板贷。

随着医疗美容产业的快速发展和医美消费需求的进一步扩大,医美分期却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偏离轨道,俨然成了“套路贷”、“暴力催收”的代名词。当互联网金融产品和医疗美容结合在一起,尤其是和一部分民营医美机构结合在一块后,俨然已经无法区分究竟是谁寄生在谁的身上汲取着血和养分。而大学生小翡和她的室友三人,正深陷其中。

最初的套路有点深,对方号称提供照片与小视频,就能免费做价值数万的美容整形,变美的同时无经济负担。

2019年9月,小翡(化名)通过朋友圈宣传得知一整形医院有免费整形名额。这种所谓的免费名额,只需要与医院签订两年模特合作协议配合宣传,并以模特的名义网贷一笔数万元押金,医院将每月返还贷款。如此划算的交易,小翡拉上了两名舍友。半年后却傻眼了,医院自称经营困难停止每月返款,模特们开始被网贷平台花式催债,无力偿还贷款的他们,面临着留下不良信用记录的风险。

专家们也提醒,进入暑期后,广州市各大三甲综合医院的公立整形美容机构的手术、门诊量出现激增,不仅相比疫情期间近乎停摆时增加了不少,个别数据甚至达到了往年同期的高峰水平。学生群体的增多是一大主要原因,他们有的是因为纯治疗性的整形,有一类则是单纯的医美,想要变漂亮。

朋友圈里的“肖像权换免费整形”

今年大三的小翡,是一名兼职模特。2019年9月,她在朋友圈看到一位摄影师称,现和医院谈合作,送10个整形名额到朋友圈,小翡随后添加了威利斯医疗门诊部的工作人员冰姐,并把了解到的情况分享给了舍友。数日后,舍友嘉嘉(化名)、小羽(化名)决定小翡一起前往整形医院了解情况。

“当时看到医院顾客挺多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只需要提供肖像权给医院做宣传,以及贷一笔钱用作押金,而且这笔贷款的还款,都由医院每月返还。”嘉嘉说,对方称医院已经经营了十几年,不用担心。她本来是陪舍友去的,听完介绍后有点心动,就签约了。

嘉嘉与威利斯医疗门诊部分别签署了《整形模特合作协议》、《肖像权使用协议》,根据两份协议,嘉嘉入选果酸焕肤、针清、红蓝光项目整形模特,嘉嘉须年满18岁、银行征信记录良好,自愿将自己肖像权授予医院使用两年。项目押金为3万元医院每月将押金按每月宣传奖励金如期发放。小羽、小翡也签署了相似协议。

记者注意到,在模特合作协议中,绝大部分为约束模特行为的条款,如模特需按要求配合宣传、不得在医院闹事、拿到奖励金后要及时还贷等等。但对于院方如未能按时发放奖励金应承担何种责任,并未提及。

在模特合作协议中,绝大部分为约束模特(乙方)行为的条款。

小羽则提出,押金存在虚高,其入选的项目为瘦脸针3次,需贷款2.8万元。“实际我们贷款金额是远超项目市场价的。普通瘦脸针几百元即可。”记者询问有没有消费单据,小羽称没有,其手上与小翡、嘉嘉一样仅有两份协议和一张手写的威利斯医疗专用收据,收据上无显示小羽消费何种瘦脸针。

记者在天眼查查询到,广州市天河区威利斯医疗门诊部为广州市天河区立极美医疗门诊部的历史名称,成立于2010年9月25日,唯一股东为邓楚蓉,已于2019年11月11日注销。同日广州立极美医疗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极美”)成立,法定代表人同为邓楚蓉。

网贷可贷在朋友名下拉“人头”有分成

“工作人员拿走我们的手机进行贷款操作,当时我的申请没有成功。我第一反应是算了,不做了。工作人员在旁边劝说可以让小羽帮我贷款,当时小羽可能是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我的押金是贷在小羽名下的。”嘉嘉说。

小羽名下有两笔贷款,自己申请的分蛋12期贷款2.8万,帮嘉嘉申请的捷信24期贷款3万。小羽回忆,当时嘉嘉在多个网贷平台申请均被拒,在医院工作人员的劝说下她答应帮忙了,“当时几个人围着我说,很有压力。同意后一名工作人员打车将我送到天河区一家手机店,捷信员工给我和我的身份证拍了照片,就办理好了。贷款两天后到账,我通过支付宝、微信分两次转给医院。”

小羽在捷信的《个人贷款申请表》显示,本金为3万元,每月偿付金额1771元,贷款折算年化综合息费率36%,月贷款利率2%。贷款用途为医疗美容。小羽自2018年2月始在某服装公司工作,月薪1万元,职业为销售,“信息都是假的,医院员工填的。”小羽说。

在分蛋申请贷款后,分蛋公司员工也曾电话联系小羽核实信息,“医院工作人员提前写好了一些问题和回答,让我照着念。我还是学生,对方问我在哪里工作、老板是谁、工资水平,我就按照工作人员的提供的假信息回答。”小羽告诉记者。

小翡是三人之中贷款金额最高的,分别在分蛋、美好、分期乐共计贷款6.28万元。三人共计贷款12.08万元,加起来每月需还款过万元,明显超出了学生的支付能力。

小羽说,医院平时会发信息让模特多在朋友圈多宣传模特免费整形项目,介绍一个人过去就有1000元,如果加盟他们就会有分成。小羽打开与冰姐的聊天记录,冰姐说“你认识的人年纪小,多小单,如果介绍整鼻、抽脂等超过10万的大单,你一下子就有8000元的收入,但是前几张单需要扣除加盟费。”

医院未按约定返现

女学生面临贷款逾期危机

“去年都有按时返现,今年3月,负责返现的管家开始不回信息。我们还是学生没有能力垫付每月贷款。五月医院提出因疫情影响,经营困难,需要与模特们签署一份补充协议,签的模特优先安排返现。我觉得不合理,因为返现是本来就应该的。”嘉嘉说。

记者查看嘉嘉提供的补充协议模板,模板上称受疫情影响,甲方(立极美)经济受损严重,乙方(模特)本着体谅甲方的难处,同意变更原《整形模特合作协议》奖励金发放形式及日期,不再每月按时发放足额待还款。

想要拿到返现,除了签协议,还可以介绍客人。2020年4月25日,立极美发出通知,模特需在4、5、6月增加朋友圈宣传才可申请每月返现,如成功介绍客户去消费,术后三天发推广奖金(特价15%起),以及模特本人当月宣传奖励金。

立极美发出的通知。

小羽向记者展示其分蛋APP今年3月以来账单均处于待还款状态,12期贷款只还款了5期。现在小羽最担心贷款逾期会影响个人信用记录,也害怕征信公司直接联系她的家人催款。小羽与小翡已于今年5月向天河区林和派出所报案。

最新:天河经侦大队已对医院立案处理

2020年7月1日,小翡向记者反馈,三人已签补充协议,依旧是每月返款,已收到医院6月的返款。

2020年8月19日,小羽告诉记者,立极美已被警方立案侦查,她7、8月的返款均未收到,网贷仍在逾期状态,并不断收到催款电话。随后南都记者联系上林和派出所,得知天河区经侦大队确已立案处理。

8月20日,南都记者致电天河区经侦大队。经侦大队民警向记者确认,广州立极美医疗门诊部已经停止营业,案件正在进展中。民警表示,现仍不断有受骗人前往报案,还未报案的受骗人可直接携带资料前往天河区经侦大队。

除了“模特贷”,还有“招聘贷”

南都记者发现,除了三位女大学生遭遇的“模特贷”之外,也有以高薪工作诱惑、先要求整容再引导事主贷款的“招聘贷”套路被查处。

2020年5月6日,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称,涉嫌以招聘求职需贷款整容为愰子实施诈骗的团伙先注册成立“X美”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和“X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包装成正规医疗美容机构,利用女性想挣钱又能轻松工作的心理,在知名网站发布招聘广告。通过微信、朋友介绍给提成的方式拉客户。客户的整容费用,中介拿纯利润75%的提成,客户整容手术两天后,美容院会将提成转到中介的账户。

据警方披露,中介拉客户进“圈套”主要有四步。首先,引诱入局。招聘人员抛出“高月薪需要形象佳”“不介意微调”等陷阱来诱骗事主接受整容;其次,先优惠再恐吓。报价先提高三倍,由经理出场给事主折扣,再引导事主办理贷款,若事主表示无能力偿还债务想放弃时,团伙会通过威胁、恐吓等方式逼迫事主贷款。再者,贷款方便快捷,五分钟即可办理。最后,入职“陷阱”。如事主不接受介绍的工作,团伙则以各种理由拒绝安排应允的“高薪岗位”。

专题策划:李陵玻 尹来

专题统筹:李欣 王道斌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董晓妍 黎玉莹 王道斌 廖艳萍 李文 实习生许晓琪 通讯员 张灿城 王雪 薛冰妮 高龙伍晓丹

专题视频:南都记者张静 董晓妍 实习生 阮姗姗 李浩棽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