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网|我在中国研究同性恋15年

同性恋家庭不是基于血缘关系,而是由个人基于个人选择、友谊和承诺等超级血缘关系建立的亲密关系。如此选择的家庭挑战了基因在划分血缘关系和家庭中的特权地位,创造了替代的血缘关系系统和家庭结构。

现代家庭

大家好,我叫薇薇,目前在华中师范大学任教。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我的研究一直集中在中国的同性恋问题上,我已经出版了两本关于这个议程的书。

与主流异性恋相比,同性恋是人类性行为的一种形式,通常被认为约占人口的 3% 到 5%。

这个重量看起来并不引人注目,是吗?但在中国这样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也有5000万到7000万人,加上他们的妈妈,至少有1.5到2亿人受到同性恋的影响。这似乎是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

明天,同性恋者在中国社会的知名度也会提高。我想请大家考虑一下。你认识生活中的同性恋吗?我想那些来到座位上听演讲的听众,其实会知道一两个。

“飘飘”与“吊人”

我是上海人,湖南、广东的同志叫“飘飘”,活动的地方叫“飘飘”。因为在当地村民的印象中,这些同性女性一辈子都无法安定下来,就像秋风中的枯叶,注定要流浪一辈子。

▲2005年上海的一家茶馆,当时著名的浮田

过去在上海的同志圈里,流行着“吊人”的说法,在成都方言中就是纠缠、联合的意思。我们通常说一个同志是和谁“吊人”,意思是他和谁纠缠不清,想和谁谋划长久的感情关系。

而如果回到成都方言的语境,“吊人”这个词通常不是用来形容即将发生的异性恋或婚姻关系,而是经常用来概括被诟病的感情关系。例如,外遇。在北京的同志圈里,“吊人”这个词是用来形容同志关系的。我认为它有一些负面的含义,说这些关系是暂时的,不会发生。

1980年代,李银河先生在对中国男同性恋者的研究中发现,在众多的男同性恋关系中,有情感基础的比例非常低,尤其是在社交和性方面。非常活跃的男同性恋,虽然有少数人想挑战传统的婚姻家庭观念,但“追求常年感情”却不受周围同事的鼓励。

明天的同性恋者与历史上同性恋的先驱者有一个本质的区别,那就是昨晚的同性恋者普遍构建了同性恋身份。这些身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他们想要寻求和完善一种常年稳定、专属的伴侣关系,从而像异性恋家庭一样,成为一种独立的家庭形式。

同性伴侣家庭

2005年,我在重庆采访了相当多的同性恋伴侣。顺便说一句,由于我当时在北京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同性恋社区,所以我在这一部分举了反例。也来自同性恋方面。

林涛是我当时采访的男同性恋者之一。当我采访他时,他已经和他的伴侣生活了 10 年,这在当时的同性恋社区中是不寻常的。

当被问及同性伴侣的生活是如何开始的时,林涛提到了两个诱因,一个是他的伴侣有自己的房子,另一个是他和他的伴侣可以更自由地工作——林陶是导游,搭档是卖手工艺品的小地主。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劳动力市场的自由流动和房地产市场的盛行,为同性恋家庭的出现提供了关键的结构性支撑。大家可以想一想,在原来的单位制下,两个女人怎么可能住在一起呢?你要么离婚,向单位申请独立住房;或者你和你的家人住在一起,没有空间也没有隐私。

那么你是在哪个时代步入异性婚姻,过着所谓的正常生活,经常流连于私下的“浮田”。这样的“双面人生”或许是同志们无奈的选择,但也正是它剥夺了他们不知情的异性伴侣幸福的权利,制造了许多“同妻”“同夫”的家庭悲剧。

▲电影《谁先爱上他》剧照,体现“同妻”问题

幸运的是,一方面,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标志的现代性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人们建立关系和联系的方式; ,人们更加注重个人权力,追求个人自由。所以,昨天的年轻同志们,不再需要也不需要重蹈主人的覆辙了。

杰是我2005年在北京采访的另一位男同性恋者。他和他的搭档曾经是北京同性恋界的模范夫妻。除了一起生活了8年,他们在经济上也没有分开。他们一起买车买房。

谈及对感情的期待,周杰伦说:“希望两个人能走一辈子,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结果,也没见过。”这是一种实验性的。东西,他自己有时也不确定,他很坚持一定要创造。

虽然我在上海采访的很多同志都对杰的做法持怀疑态度,但他们和李银河先生做研究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了。他们羡慕和渴望这样的关系模式。

同性恋家庭需要被想象,最疯狂的想象是他们可以像异性恋家庭一样生孩子。这里我需要非常清楚的是,同性恋者过去一直都有孩子。如何?异性婚姻、离婚、生子,是中国绝大多数同性恋者的宿命。我明天要谈的是在同性关系的框架内生孩子。

我在同性恋社区进行了近 20 年的研究,我认为在过去的 15 年中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那就是 ,这是同性恋出生的暗流。两个女人或两个男人在一起生孩子,这不是幻想吗?

这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明天的中国已经越来越成为现实,这也得益于另一个影响同志生活的特别重要的结构性激励,那就是新技术的创新和发展。以互联网为例,恐怕99%以上的同性伴侣,包括我和我的伴侣,都是通过互联网认识的。

▲一些知名的同性恋交友应用

另一个是以辅助生殖技术为代表的生物医学技术。同性恋者成为母亲通常有三种方式:收养、结婚、跨国辅助生育。

理论上允许同性恋者收养孩子,而在实践中,仍然是异性恋的未婚夫妇更有可能被优先考虑。另外,受传承观念的影响,中国同志群体似乎不太积极采用这个选项,所以十多年前我在同志群体做研究的时候,不仅没有儿子,但没有收养的孩子。很少。

另外两种方法都不同程度地与辅助生殖技术相关。一种是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的婚姻方式,如果双方同意,他们可以一起生孩子。这种方法比较容易,因为是在合法婚姻的框架下,经济成本比较低,制度成本也比较低,而且它的情感成本也比较高——因为婚姻不是真正的婚姻,两个人没有真正的婚姻。素不相识,怎么养女儿?

另一种方法是跨国辅助生殖。事实上,利用辅助生殖技术解决未婚夫妇精子弱和不育问题在国内早已司空见惯,单身人士包括同志仍被排除在外。如果每个人都想生孩子,而且经济条件允许,那可能只在美国。

这项技术的发展促使人们对性别关系、亲属关系概念和育儿实践等重要领域进行了重新调查,为一些家庭带来了希望,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道德挑战。以争议最大的代孕为例,男方努力一个月怀孕,终于把孩子带走了。对于男人来说,身体和情感上都有双重疏离。在全球范围内,代孕服务的提供者往往来自民族、阶层甚至民族的弱势群体,例如来自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男性。这项服务的用户和消费者往往来自特权阶层,例如西方的中产阶级黑人女性,这是典型的全球不平等现象。

由于这一争议,商业代孕目前仅在某些国家是合法的。而另一方面,辅助生殖技术确实为同性家庭建立亲情创造了更多可能。作为代孕服务的一种用户,同性恋群体必须正视它,想办法处理和缓解这些权利关系的不平等。

为什么辅助生殖技术能给同性家庭带来更多可能性?虽然同性恋家庭和异性恋家庭有着重要的区别,但大家可以想象,在异性恋家庭中,女儿和父亲都是血缘关系,而在同性恋家庭中,往往只有一个人有血缘关系。关系。而辅助生殖技术同性恋网,尤其是体外受精技术,可以在同性恋家庭中建立血缘关系。

▲IVF技术图

比如在女同性恋界很流行的“A卵B怀孕”,就是伴侣提供精子,受精卵制成后,植入另一个伴侣的体内,她就这样出生了。女儿和两个姐姐之间有生理上的联系。

再举个例子,对于男同性恋,双方先提供卵子,然后再找一个共同的卵子捐赠者或代孕妈妈。以这种方式出生的孩子与两个女儿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因为辅助生殖技术在实践中有太多不可控的诱因,这些理想的情况似乎非常少见,这也是对这些成功的同性恋父母和同性恋母亲的祝福。

除了技术,未来中国社会同性生育浪潮的另一个重要推动力是新的生育政策。众所周知,2015年,我国调整了新的计划生育政策,标志着我国人口调控由节育向鼓励生育过渡。

此后,一系列配套新政策也陆续出台,特别是2016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解决无户籍人员户籍问题的意见》。

根据这项新政策,这些合法单身人士,只要你能提供亲子鉴定,就可以为你的儿子进行户口登记。

在我的受访者中,无论孩子是跨境代孕还是外国捐精者,都进行了登记,虽然可能会有些起起落落——因为这在很多地方都没有先例,而且工作人员不知道该怎么做需要做好准备,例如,一位同性恋父亲曾经拿出一份国务院文件的打印件。

我专访了月芳和她的搭档,一对来自农村的拉拉妈妈,生了一个女儿。他们在生孩子的过程中历尽艰辛,最终还是卡在了户口登记这一环节。他们居然拨打了当地州长的热线电话,这非常引人注目。

“当时校长的热线说,你看,她今年32岁了,终于生了儿子,大家会考虑的。再说了,还有新政……”所以,儿子的户口问题解决了。

这是采访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之一。一方面,它们挑战了我们对农村同性恋生活的想象。另一方面,他们也让我们看到了基层政府和机构是如何看待同性恋的。有问题。

同性恋家庭环境如何影响孩子?

由于同性恋家庭呈现出不同于异性恋家庭的形式,也给同性恋家庭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这需要家庭成员发挥非常有创意和想象力的方式来应对。

这里我想以海平的家人作为反例。海平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只好画个图了:

海平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她有一个粗略的形象,并决定嫁给她的父亲。她的父亲也明白。而且,为了应对亲友的压力,海萍还找了一个出柜的妈妈,主要是为了在家庭聚会上露脸。或者其他的东西。父亲不干涉海平的生活,希望海平能有个儿子。

出柜的海平爸爸不想生孩子,所以海平的儿子出去游说亲爹的搭档,能不能帮帮忙。合伙人同意了,一个儿子出生了。所以现在,海平的同性伴侣、女儿和海平的妈妈一起生活。海平的出柜母亲和她的伴侣,即孩子的亲生父亲,偶尔会来探望。生活安排非常相似。完成。

同性恋家庭必须面对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如何向他们的儿子解释这种另类的家庭形式?我想这是所有想当妈妈或者已经当爸爸的同志都必须做的功课,等到三天后孩子突然抛出为什么的问题。

海萍从她父亲出生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并给出了一个在我看来很出色的答案。她打算这样对她妈妈说:

虽然关于父亲和母亲的问题,因为同性恋家庭的情况不同,所以预期的答案也不同,中心思想是一个,就是他们都爱你——那些帮助你进入的人这个世界 是的,现在或永远不会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母亲、母亲、叔叔和阿姨们会非常爱你。在海萍看来,女儿最需要的是爱,在充满爱的环境中成长。其实这些问题都不是那么重要。

尽管有计划,但有时您会措手不及。海平的儿子上幼儿园有三天​​,回去的时候问妈妈,为什么其他同学的爸爸妈妈和孩子住在一起,而我爸爸没有和我们一起住?

海平分析说,一方面是爸爸沉浸在幼儿园里,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爸爸开始看动画片。漫画里不是有异性核心家庭的模式吗?

海萍觉得妈妈还小,不能跟她说太多,所以说爸爸很忙,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住。的确,海萍的出柜妈妈经常出国,也不能算是误导宝宝。而海平也开始想,未来家庭安排上可能会有一些重新考虑,比如放假时是否让孩子和两位妈妈住在一起。

虽然海平家的这件事提醒我们,儿子对爸爸妈妈的认知不一定是先天的,可能更多是受到日常生活或媒体的影响。

与异性恋家庭一样,跨代照顾在我采访的同性育儿家庭中相当普遍。一方面解决了照顾儿子的实际问题,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同性恋家庭的正常化。

你为什么这么说?还是回海平家吧。你平时接女儿是谁的工作?爷爷爷爷。因此,它与其他父母,祖父和祖父接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按照海平的话,关键人物都在,老师和中学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同性恋家庭的孩子在中国社会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由于我采访的同性恋家庭的孩子都比较小,所以无法做出更客观的评价。而在西方,自 1980 年代以来,许多同性恋家庭都有了孩子。

以英国为例,根据 2010 年人口普查数据,大约 17% 的同性伴侣家庭正在抚养 18 岁以下的孙辈。其中,女同性恋家庭的比例为 24%,比例为同性家庭的比例为 24%。 10%。

生活在同性恋家庭环境中对女儿有什么影响,她们与异性恋儿子有何不同?这是您最关心的问题。

我研究中的孩子太小,无法评估。然而,自1980年代以来,西方的许多研究充分表明,在同性恋家庭长大的女儿在心理健康、人格发展和社会适应方面都有更好的表现。异性恋家庭的孩子也不例外。

如果非要找差异,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这种差异可能是良性的。

例如,之前有一项研究询问了拉拉父母共同抚养的两个孩子,问她未来想从事什么职业。很多女婴会说我想成为一名飞行员,我想成为一名警察,等等。传统上是女性职业;在家庭关系上,因为拉拉家是两姐妹,所以也越来越注重与儿子的沟通交流。对于同性恋爸爸来说,当爸爸并不容易,而且需要金钱和时间,所以他们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不会虐待自己的孩子。这些研究表明,同性恋也可以成为伟大的妈妈。

同性恋和异性恋家庭越来越亲近了吗?

无论是通过与长期伴侣结婚的方式结婚还是明天生孩子,同性恋家庭似乎越来越接近异性恋家庭?我的研究表明,这似乎也不能反映同性恋家庭的情况。

您知道,同性恋家庭尚未得到国家和法律的承认,缺乏制度支持。然而,这枚硬币的另一面是为同性恋家庭创造空间,创造不同的家庭实践。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个关于阿正一家的故事。

阿正和女友同居十年后,妃子加入,三口之家的生活开始了。三个大男孩住在一个屋檐下,那是什么场景?阿正说一开始还是很新鲜的,时间长了就该活了。

当我问到二人家庭和三人家庭的区别时,阿正说各有优缺点,幸福和奉献成反比,但他指出,没有这个三口之家,两人似乎走不了这么久。

这让我想起了西方同性婚姻合法化后,我开始做一些比较研究。在这里想请大家猜一猜,异性婚姻、同性婚姻、同性婚姻,这三个结婚率哪一个最高,哪一个结婚率最低?结果可能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

同性恋结婚率最低,女同性恋结婚率最高,异性结婚率居中。为什么会这样?虽然阿正一家的故事说明了一些原因。女同性恋者有相对纯粹的情感要求。一旦有外遇或被陷害,两人都会选择分居。在性方面,男同性恋者更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开放性和灵活性。配偶之间的常见冲突对同性婚姻的影响较小。相反,家庭更稳定。

和阿正的研究是2016年做的。在策划这次讲座的时候,我也和阿正非常接触。一方面,我想征得他的同意,在这次讲座中分享他们的不同意见。家族修行,另一方面,也很好奇三人家族现在的情况。阿正告诉我一切都很好。就这样,这个三口之家已经走过了13年。

安妮是我采访的另一个有趣的案例。安妮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中层合伙人。她和她的伴侣生活了很多年。他们也想要孩子,安妮很忙,也有家庭。她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却选择去新加坡代孕。安妮的故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和她的一些同性恋同学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同性恋乌托邦。这个大规模的乌托邦得以实现,尽管多亏了影响同志们的地方新政。

不知道有没有北京的同学。在北京,如果你是已婚人士,有居住证但没有北京户口,你不能买普通房子,只能买商住楼。所以在安妮和她的伴侣居住的那栋楼里,她后来发现她的许多邻居都是同性恋。因为这个歧视性的新政的影响,你们都来到了这里。你们常年来来往往,一起走来走去,最终彼此非常了解,甚至还一起成立了会所。

另外,Annie还有一群拉拉姐妹关系很亲密。平时安妮很忙,他们帮助安妮的家人照顾她的儿子。拉拉姐要买车要钱,安妮和她的搭档也一样,我们尽量支持,所以在这个陌生的大城市里,这群志同道合的圈内人都成了家人。

最后,我想谈谈明天中国同性恋家庭的实践对大众的启示。

我们曾经认为生育只能通过异性恋来实现,而放眼未来的中国社会,很多城市里的异性恋夫妻都选择了丁克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正如我所提到的,一些同性家庭同性恋网,尽管面临身体和制度上的障碍,却巧妙地利用新政的变化或新的生殖技术来实现他们想要孩子的愿望。

在生育问题上,似乎不是生理诱因比同性恋家庭和异性恋家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是社会经济和法律新政策的诱因。

除了分娩之外,我认为同性恋家庭对我来说更重要,因为它们展示了演员在社会结构方面的独创性和能动性。

如您所知,同性恋家庭不是基于血缘关系,而是建立在超级血缘关系之上,例如个人选择、友谊和承诺,以及个人创造的亲密关系。

以这种方式选择的家庭挑战了基因在划分亲属关系和家庭方面的特权地位,创造了替代的亲属关系系统和家庭结构。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承诺或责任,例如可以看到阿正的故事或泽安妮的故事,而是引导两人重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形态,从而创造新的关系,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看看明天中国的现状。一方面,市场经济的发展让人际关系越来越内疚,缺乏关怀和信任;另一方面,制度和新政并没有为个人提供足够的保护。 ,我无处可去。”因此,许多人经历了广泛的集体抑郁症。

在这种剧烈的社会变革下,当面临亲密关系、养育子女、养老金等诸多结构性问题时,同性恋群体在探索人际共存和社会联系的可能性方面实际上是滞后的。是的,它也可以给主流社会很大的启发。

据悉,在新的社会政策层面,希望政府和国家也能对自下而上的亲昵行为的具体做法给予更多的支持和回应。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