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可以有多强大|单亲妈妈的“恐惧与怨恨”

文/张海南

前言

据相关统计,2017年中国的离婚率高达39%。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离婚率逐年上升,中国社会的婚姻观念也越来越成熟。人们普遍认为,“婚姻不应该成为绑架两个人的枷锁。如果命运已经耗尽,还不如分开。” 虽然社会对离婚这一社会现象的认识更加成熟和理性,但也掩盖不了社会对单身母亲这一越来越多的人群因离婚而产生的“偏见”。

据新浪女性频道统计,提到“单亲妈妈,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38%的男性首先想到“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而31 %女性首先想到“家庭不完整,孩子不完整”可怜。择偶调查数据显示,30%没有婚史的单身男性明确表示会拒绝对方作为单身母亲,而且文化程度越高,在择偶时越会排斥对方作为单亲妈妈。

社会对单亲妈妈普遍的“偏见”,成为单亲妈妈在离婚后的生活、工作、情感等方面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即便单亲妈妈足够坚强,可以无视社会的“偏见”,抚养孩子,在培养孩子健康品格的道路上,也会有无数“绝望”的问题。在采访单亲妈妈这个社会群体中,我们了解到单亲妈妈的自我认知和孩子的健康发展是这个群体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在相关社会福利机构看来,除了社会对这一群体的“偏见”外,单亲妈妈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改变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害怕外部伤害

“半年多来,我谈不上,也谈不上,心里充满了仇恨和委屈,我把所有和前夫有关的电话都给屏蔽了,那个时候,我失去的更多超过 20 磅。” 这是一位姓林的单亲妈妈在离婚后半年的心理状态下,处于北熙城的心理状态。不仅仅是林女士的情况。这是大多数单身母亲离婚后的主要状态。

“短的一年半,长的可能两三年还沉浸在这样的状态,无法自拔,而这群单亲妈妈对离婚这件事很敏感,不只是对自己的孩子保持沉默,但就连近亲和朋友也过了很长时间才知道她离婚了,”非营利组织北京远爱单亲家庭服务中心创始人杨亚云女士说。

害怕受到伤害是单身母亲对离婚保持沉默的主要原因。

“单亲妈妈之所以对离婚保持沉默,主要是因为害怕受到伤害。一是社会对单亲妈妈这群人有偏见,认为她们偏执,性格有问题;二是单亲妈妈怕别人知道。她们是单亲家庭,孩子会因此受到伤害,所以我接触的单亲妈妈大多是出于这个考虑只要有人接触到这个圈子的问题,无论是因为母亲的天性,还是出于自我保护,他们都会紧紧地‘保护’自己,以为这样,他们就能抵挡住母性的伤害。外面的世界。” 小姐。

单亲家庭和双亲家庭共同参与的心灵成长游戏。摄影:张海南

自2011年单亲家庭公益组织成立以来,每次杨女士组织单亲家庭活动,总会有一位单亲妈妈要求她不要曝光单亲家庭的情况在事件中。对于这种要求,她始终尊重单亲妈妈的要求,即使她觉得不好,但也一定要有一个慢慢的过程。

“那些刚离婚的单亲妈妈在参加我们的活动时,害怕别人知道她是单亲妈妈而歧视她们;有的单亲妈妈不告诉孩子离婚的事实,担心孩子知道父母离婚会对健康造成不良影响 害怕孩子被其他孩子欺负 每当单亲妈妈提出这个要求,我很理解她们的想法,会保护她们的隐私。让别人知道,‘隐私’其实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孩子,没有任何好处,甚至是单身母亲自身处境的最大来源。”

单亲妈妈最黑暗的时刻

离婚后,所有的单身妈妈都会沉浸在离婚带来的“情绪”中。这种“情绪”包括担心自给自足,担心自己的孩子不能健康成长;有对职业前景的担忧,也有对社会歧视的担忧;但在杨女士看来,有一种情绪最让单身妈妈心痛,这种情绪就是“抱怨”。抱怨前夫的所作所为,抱怨生活不如意,抱怨社会不公,很多单亲妈妈不自觉地将这种情绪带入生活,对孩子未来的成长影响很大。

杨亚云女士致辞。摄影:张海南

61 岁的杨女士在孩子 2.5 岁时成为单亲妈妈。那时的她,年轻、独立、坚强、有主见。就算离婚了,她也相信自己可以一个人抚养女儿。即便如此,她还是很郁闷了很久。对于 1950 年代出生的人来说,离婚是晴天霹雳。她的出身家庭非常和睦。虽然她对婚前父母的安排并不满意,但她还是选择了嫁给前夫。对于婚姻,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场“赌博”,赌她能幸福。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两地分开,知识观念不同,婚后没多久,她就发现前夫出轨了。

那个时候,社会对离婚还有很大的偏见,婚姻的概念还没有开放,现在社会也不能容忍离婚。为了孩子和家人,她努力挽救婚姻。然而,“要赌,就得认输。” 孩子两岁半时,她成为了单亲妈妈。

“那个时候,我很生气,也很反感,我一直以为自己一点都没错,都是那个‘臭男人’的错,我所有的不幸,都是那个男人造成的。” 离婚时的精神状态。那时的她,和所有的单身妈妈一样,情绪低落,抱怨不已,极度不开心。除了独自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之外,她内心的负面情绪就像一头暴躁的野兽,埋伏在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随时跳出来伤害自己和周围的人。

当时她的脸和额头上布满了蝴蝶斑,就连身边的人都避开了她“难过”的样子,而她当时和女儿的“冷漠”关系让她不愿。“活着”,并有过“和尚或杀死那个臭男人”等非常极端的想法。

单亲妈妈可以有多强大_女强大妖娆抚媚勾卜小说肉有剧情_女主强大淡定妈妈网

一位女士参加了心灵成长游戏活动。摄影:张海南

杨女士自嘲,说自己以前是个“怨妇”,怨恨之极,就连女儿危险倾向的日记也未能叫醒她。

“我生活在一个完全受控制的气氛中,我感到喘不过气来。有一天,我会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让她后悔。” 写下这样的字眼,杨雅云女士傻眼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多么的伟大。她怕孩子吃苦不改嫁;,在别人眼里,她是为女儿而活。

女儿的想法让她“生气、疑惑、抱怨”。成为单亲妈妈后,她视女儿为生命,女儿是她的一切,女儿是她活下去的力量;孩子,居然得到了孩子般的回应,这让她实在想不通,越来越委屈。

不仅杨雅云女士被“抱怨”情绪控制,来北京的张女士也被“抱怨”困扰。女儿一岁半时,张女士成为单亲妈妈。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的婚姻非常非常失败。婚后的四年里,她用了三年半的时间来处理前夫的债务。题。

后来她离婚了,前夫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个一岁半的女儿和近30万元的外债。离婚后的两年里,张女士一直没有走出单亲妈妈的“情绪循环”。她自己曾经说过,当时的她自己就是一个“怨妇”,向大家诉说着自己的不幸,以及她的感受。生活是多么糟糕。

杨女士和张女士并不是特例。这是单身母亲群体的共同特征。在刚成为单亲妈妈的这段时间里,每个单亲妈妈都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生“至暗时刻”。这个最黑暗的时刻是单身母亲的抱怨情绪。“焦虑、恐慌、恐惧、抱怨、压力”等如海啸,无情地撕扯着风暴中心的孤单母子。这种情绪如果不处理,将成为每一个单身母亲的恐怖之夜,让人不寒而栗。

一位单身母亲在活动中分享了自己的旅程。摄影:张海南的自我觉醒向内看

长期以来,杨雅云女士一直以非常抱怨的心态生活,与女儿相处融洽。当时,她认为离婚的过错是对方造成的,都是“臭男人”的关系,她一点也没有错。为了别人的帮助和安慰,她也抱着“拒绝”的态度。

后来因为工作机会,她被朋友“骗”去参加会议。其中一场讲座以夫妻和谐为主题。听完之后,她开始慢慢意识到,做单亲妈妈可能有自己的原因。她开始向内看,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她想,既然无法改变女儿的心意,何不站在女儿的角度看待自己的行为呢?于是,她慢慢回首当年的自己单亲妈妈可以有多强大,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理由。

她的探寻着实让她自己一惊,越探越深,她越发发现,根本原因的关键在于自己。通过学习,她终于明白,“我改变不了任何人,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改变我。只有我能改变自己。明白了这个道理,我才开始改变自己。”

从自我觉醒的念头开始,就成为了她堕落的转折点。后来,她努力修复和女儿的关系,不再抱怨身边的一切,不再抱怨生活问题,不再向家人和女儿传递不良情绪,不再强迫女儿做自己没有做的事不想做。然后她慢慢地发现事情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单亲家庭、双亲家庭和参加远爱与景涵联合举办的心灵净化之旅的志愿者合影。摄影:张海南

“其实,这群单亲妈妈心里都希望能过上幸福、幸福、幸福的生活,但关键是,很多人都很难迈出那一步。” 回顾自己的婚姻,她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问题都是前夫的错,与她有很大关系。杨女士后来研究这群单亲妈妈时,发现单亲妈妈很难走出那个最黑暗的时刻。但在她看来,虽然自我意识和自我觉醒很难,但只要一个单亲妈妈勇敢地迈出那一步,跨过那道坎,她整个人就会彻底改变。现在,杨女士和女儿的关系非常融洽。

在经历了所有单亲妈妈的痛苦之后,杨女士想帮助更多的单亲妈妈走出困境。2011年开始从事单亲家庭公益活动。2013年9月,成立北京远爱单亲家庭服务中心。北京元爱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在民政局注册的为单亲家庭服务的非政府组织,也是中国第一个进入联合国妇女署的非政府组织。她也欣喜地看到,虽然在中国从事公益活动难度很大,进展也很缓慢,但单亲妈妈这一群体却越来越受到关注。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奖励。

随着社会的开放和包容,人们的婚姻观念变得更加自由。离婚已经变得非常普遍。越来越多的社会福利机构和企业开始关注单亲妈妈这一社会群体。例如单亲妈妈可以有多强大,京汉单亲妈妈爱心基金持续关注,支持北京贫困单亲妈妈,连续10年每年捐款70万元,帮助贫困单亲妈妈。

比如像杨亚云女士这样的个体,从单身母亲的迷茫,到觉醒,再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帮助更多的单身母亲,无论是物质帮助还是精神帮助,这个群体都越来越更多的人知道、理解和接受。

近日,元爱单亲家庭服务中心与景涵有限公司组织了一场单亲和双亲家庭都参与的草愿心灵净化之旅。通过此次活动,不仅有很多完整的双亲家庭更多关于单亲妈妈群体的知识 通过这次活动,很多单亲妈妈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勇敢地敞开心扉,直面问题,直面最真实的自己。

结语

虽然单亲妈妈群体从社会得到越来越多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但成为单亲妈妈还是很不幸的。单亲妈妈最大的困难不是物质匮乏,而是内心自信的重建。单亲妈妈在重建内心自信的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来自大众的“偏见”。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对单身母亲的理解和充满爱的“宽容”,而不是偏见。单亲妈妈不应该是社会上的特殊群体,单亲妈妈应该像普通人一样拥有幸福快乐的权利。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