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多次开房,互相聊天,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该男子实名举报妻子出轨,某学校讲师——

“我老婆婚内出轨,在党校当讲师。两人多次开房,微信聊天记录不堪入目。他们还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我拿着相关证据,上报了党校。党校说被举报的讲师离婚了,举报没有事实根据,无法处理。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在网上发实名举报。”

10月13日上午,针对近日网上举报“泰安市委党校一讲师长期与他人妻子通奸并有私生子”一事,举报人张老师向记者证实,举报内容属实,希望有关部门严惩破坏他人家庭的不道德行为。

两人多次开房,聊天不堪入目,还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男子实名举报妻子出轨某校讲师
两人多次开房,聊天不堪入目,还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男子实名举报妻子出轨某校讲师

张老师在网络平台实名举报

当我发现妻子和别人的聊天记录时,我才知道妻子多年前就出轨了。

张老师今年34岁,在山东省某市工作。10月13日上午,当提到妻子小丽(化名)背着党校老师何珊(化名)偷情,且未能举报时,张先生情绪低落,几乎崩溃。

“我和小丽是大学同学。两人2006年相识,2007年确立恋爱关系。2011年3月,我们在老家结了婚,一年后,我们在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2017年初,小丽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张老师介绍,小丽在一所学校上班。“之前,两人在山东某市工作。2021年春节后,小丽的学校搬到了某市下属的一个区县,每两周回家一次。从此两人聚少离多。

张老师说,今年8月18日晚上9点40分,小丽洗澡时,无意中发现小丽的手机一直发出短信语音提示。“平时老婆手机都是锁着的,那天刚解锁”。打开妻子的手机后,张先生大吃一惊:小丽和何珊的微信聊天内容不堪入目:有两人开房的内容,有他们的情话,有讨论离婚的内容。最让张老师接受不了的是,小丽和何珊在聊天记录中提到,小丽生的儿子和张老师没有血缘关系,实际上是小丽和何珊生的。

“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后,我几乎崩溃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太长,我怕她发现,就拿出她的手机,开车去我工作的地方考虑怎么处理。第二天凌晨两点,小丽找到我,问我在干什么。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找了个借口说不对劲,她就开车回家了。”

8月19日凌晨4点多,张老师觉得实在委屈,去了小丽家,向小丽父母说明此事。回家后,张老师把手机还给小丽,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小丽没说什么。张老师拿出了聊天记录。小丽看出她藏不住了。她说:“你就这么没礼貌,不顾我们的感受?”之后,我什么也没说。

在发现妻子出轨后,张先生设法与何珊的妻子取得了联系。何珊的妻子说,她和何珊已经离婚,她知道何珊和小丽的事已经很多年了。当时她联系了张老师,但未果。电话里,何珊的妻子说自己处于崩溃的状态,好几次都到了生死边缘,但后来她只是忍住了。她建议张老师敞开心扉。“你还年轻,所以没必要纠缠这件事。只要身体健康,这些都不算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

何珊的妻子说,毕竟何珊是孩子的父亲,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更何况,她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自己的孩子,但她也认为“他们迟早会受到惩罚”。

两人多次开房,聊天不堪入目,还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男子实名举报妻子出轨某校讲师
两人多次开房,聊天不堪入目,还说我儿子是他们生的…男子实名举报妻子出轨某校讲师

张老师说,最近一直在报,身心俱疲。

我想理智的解决问题,但是老婆带着孩子离开家就找不到了。

张老师说,小丽婚外情被他发现的第二天,小丽就带着孩子离开了家。当天,他去小丽父母家找小丽,但小丽不在父母家。接下来的几天,张老师到处寻找小丽和她的孩子,但始终没有找到。“她的电话停机了,她的父母呢

今年9月份开学后,张老师去小丽的学校找她。校方表示,小丽早在今年7月就辞职了。“我现在想理智解决这件事,同时给孩子做个亲子鉴定,看看孩子是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根本找不到小丽和孩子,事情陷入僵局。”

张老师说,妻子婚外情曝光后,他从何珊的妻子那里得知,何珊和小丽是2012年通过聊天工具认识的。何珊的妻子得知此事后,同年离婚,但很快复婚。“难怪2011年初我们在老家办完婚礼后,小丽直到2012年下半年才领结婚证。现在看来,她当时是想脚踏两只船,然后看到她嫁不出去就跟我登记了。”张老师气愤地说,结婚以来,他只是小丽的备胎。

“我恨自己为什么那么信任她,这么多年一直傻傻的被蒙在鼓里。我恨她不爱我就毁了我的生活?”张老师说,妻子和孩子的分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接近崩溃。

实名举报党校并提供相关证据,党校回复“没有证据”

张老师告诉记者,何珊作为党校讲师,在明知小丽已婚的情况下仍与其通奸,对他人家庭造成恶劣影响,理应受到相关处分。

8月23日,张先生带着相关材料和证据到泰安市委党校报到。党校相关负责人接受了他的举报材料,回复说会按程序处理。8月24日,泰安市委党校相关

负责人通知张先生:经向单位主要领导和市纪委监委派驻组领导汇报,现已进入调查阶段,请耐心等候。

9月2日,党校相关负责人再次通知张先生:调查正在进行,如果你方有亲子鉴定和其他相关证明材料,可以尽快提供,以利于尽快查清事实,做出处理。

“经过一个月的调查,9月23日,泰安市委党校相关负责人回复我:查无实据,无法处理。”对这个调查结果,张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事实依据如此确凿,党校无权处理为何不移交至相关部门?”

在张先生提供的相关录音中,记者听到以下对话:

张先生:你好。

党校相关负责人:你好,我把调查结论给你简单答复一下。接到你的举报后,我们与何山本人多次谈话,对他的婚姻及与小莉的交往等进行了初步调查。据调查,何山与妻子2012年协议离婚后又复婚,2014年,两人又通过法院起诉离婚。上述情况属实,我们已从民政局和法院核实。

调查过程中,何山否认小莉的孩子系与他所生。你提供的书面证据和录音证据,我们多次咨询纪检部门和司法部门及律师,均认为尚不能构成直接证据,不能证实你举报的内容属实。我们又联系相关部门,欲调取何山与小莉的相关通话、通讯记录,相关部门答复我们无权调取。

因为权限受限,根据你目前提供的证据,我们的调查结论是:查无实据。

张先生:你们没有权限调查,结论怎么会是查无实据?

党校相关负责人:以党校目前的权限所查到的问题,尚不能印证你举报的内容属实,所以查无实据。

张先生:就是你们处理不了,对吧?

党校相关负责人:对。

党校相关部门:尚不了解情况,需要调查了解

张先生反映是否属实?10月12日、13日,记者先后联系了何山、小莉、小莉父母以及泰安市委党校相关人员。

10月12日、13日,记者多次致电何山,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无回复。小莉的电话显示停机,其父母的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10月12日晚上,记者联系上了泰安市委党校负责调查该案的相关负责人。其称,相关情况他不方便介绍,需与泰安市委党校办公室联系。

10月13日上午,泰安市委党校办公室相关人员称,何山是党校工作人员,张先生举报的情况他尚不清楚,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了解。

“党校讲师应该为人师表,何山公然破坏他人家庭,影响非常恶劣,希望相关部门一查到底,还举报人一个公道。”张先生说,找到小莉和孩子后,孩子哪怕不是他的,他也要抚养权,“在一起生活好几年了,这份感情无法割舍。”

来源:正观新闻 华商报、网友发帖

编辑:刘梦鸽 熊子文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