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家也有头“河东狮”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太太性格十分凶悍。

 

有一次,苏格拉底正在和弟子们讨论学术问题。

 

互相争论的声音很大,他太太不高兴了,大发脾气,把苏格拉底大骂了一顿。

 

骂完还不解气,又到屋外打了一大桶水,提进屋里,往苏格拉底的头上一顿猛浇,才勉强消了气。

 

被太太浇成落汤鸡的苏格拉底挠了挠头,梳理了一下头发,苦笑着说:“没事,没事,一般打雷之后,必有暴雨来袭,这是自然规则。这次的事,也证明了这是真理。”

 

1500多年后,在我国北宋,也出现了“媲美”苏格拉底太太的中国式老婆,留下了“河东狮吼”的故事。

 

北宋时,有个叫陈慥的,字季常,一生未获功名,居于黄州的龙丘,自称龙丘先生。

 

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遇上老陈,两个人经常一起喝酒品茶吹牛。

 

老陈虽自称居士,但花心,喜欢“蓄纳声妓”。

 

不过,他老婆柳氏特别妒悍,声名远播。只要柳氏一发火,老陈就吓得面如土色。

 

可这个老陈十分好客,每有朋友来,就喜欢摆上一桌,叫来一帮歌女载歌载舞陪酒。

 

她老婆柳氏一看就不干了,你跟你的狐朋狗友喝就喝吧,还弄一帮小妖精来卡拉OK,眼里还有老娘我吗?

 

心中的醋意如滔滔江水,顺手操起木棍使劲敲打墙壁,并且呼天抢地,骂不绝口,丝毫不给老陈面子,客人十分尴尬,只好散去,老陈也吓得活活抖抖如筛糠。

 

有一回,老苏去找老陈吹牛,还没进门就听柳氏在高声怒骂老陈。

 

老苏看热闹不嫌事大,写了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诗开刷老陈,其中有这么几句:“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这个陈季常本来无甚名气,却因为“损友”老苏的玩笑诗意外走红、扬名史册。

 

因此,在中国,怕老婆的人也被戏称为有“季常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晃晃悠悠的中年):苏格拉底家也有头“河东狮”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